taehyungkim__hk.jpg

CR:taehyungkim__hk

 

本來打算一篇完結,結果描述得太細.............只能拆開了。
虛實準備更了QQQQQQQQQQ逼我吧都來逼我吧(不是)
 
這篇不黑暗,甜加虐這樣。
 
鎖碼文現在會PO去POPO,請自行前往:http://www.popo.tw/users/btstoffee
泰妃糖官方LINE:http://line.me/ti/p/%40zgh4435
 
******
 
  躺在庭院的躺椅上半睡半醒,枝葉蓊鬱的大樹為妳遮蔽了大部分的烈陽,將妳細心保護在它的陰影之下。聽著各處此起彼落美妙高亢的蟬鳴聲,妳知道,16歲的夏天到來了。
 
  「阿~米~又在睡懶覺~」金泰亨出奇不意的將手裡一隻黑呼呼有著硬翅的物體放上妳的鼻樑,妳定睛一看後嚇得花容失色的扯著嗓子喊破雲霄:「泰亨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過就是蟬妳害怕什麼妳。」望著妳狼狽不堪,手腳一陣亂揮還摔下躺椅,他捧著肚子大笑起來,想當然馬上被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妳一腳踢向要害。
  「泰亨哥最惡劣了。惡棍。禽獸。下流。」妳鼓著腮幫子氣得像隻河豚,嘴裡沒好氣的用盡妳所能想到的詞不斷攻擊他。
  「哈哈哈好了,開個玩笑嘛。不是總說蟬鳴悅耳,怎麼見到本尊就嚇成這樣。」他將被揮落在地上還傻愣著不動的黑蟬輕輕抓起放回樹上,嘴上也不忘取笑妳。
  「牠們的鳴叫聲真的像是樂曲一樣好聽嘛,但我就是怕蟲子啊……」
  「妳知道蟬為什麼要用盡生命歌唱嗎?」他在一旁的水龍頭將手洗淨後走到妳身邊,輕手輕腳的把妳凌亂的頭髮用手梳齊。「是為了,找到生命中的那個註定。」抬頭看著他帶著笑意的雙眸,散放著無法數盡的溫柔,妳的心底吹起了一陣炙熱夏風。
 
  眼前高挑英挺的男孩叫金泰亨,是妳同血同脈,大妳五歲的哥哥。因為長了一雙濃眉大眼,外貌俊逸瀟灑,個性又調皮活潑,在鄉里之間和學校都非常出名,當然被女孩子告白的次數也不在話下。
 
  幼時妳只覺得這哥哥惡質搗蛋的討厭,還曾經跟他一拳一腿的打得頭破血流,哪知道青春期悄悄到來後,妳眼裡的哥哥似乎變得不同了。
  在學校、家庭教育薰陶下,他了解到女孩跟男孩與生俱來就有著截然不同的生理構造和使命。他不再對妳動手動腳了,對妳慢慢溫文有禮了起來,甚至對女人味與日俱增的妳興起了保護慾。
 
  妳知道自己就在那時變得奇怪了。
  被他觸碰時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吐息紊亂。
  在他面前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隨意穿個短褲和小可愛就在他面前晃,只要他在的時間,妳發現自己總是刻意的挑選服裝精心打扮,連不會被看到的內在美都不例外,行為模式完全就像是個……要跟心儀對象見面的戀愛中少女。
 
  但是為什麼。
  他是哥哥啊……
 
  妳臉上的潮紅和心底的悸動漸漸退成了一紙蒼白。
  明知道不會有結果,妳依然無法撲滅那由星點開始,漸漸燎原的火燄。
 
  「哥也會……找到他的註定吧……」妳百無聊賴的點進校園討論區裡,發現又有同校的女孩匿名跟金泰亨告白,一股酸楚難耐的妒意湧上,妳也用匿名洋洋灑灑的發了篇極盡肉麻、情感強烈的告白文作為宣戰。
 
  隔天再打開網頁時,妳發現對方隔空回應了妳的文章,大意大概是各憑本事,對方有十拿九穩的把握能夠讓金泰亨拜倒在石榴裙之下。於是妳像是被制約般每天都上去窺視對方的發文,也越發的在意金泰亨每天的一舉一動,妳深怕,一個不留神,真的讓對方像囊中取物般輕易將金泰亨得手。
 
  「小學妹~怎麼跑到這來了啊?」
  這天妳下了課後,突發奇想的從高中部跑去大學部門口等待著,很久沒跟他一起回家,放學時間沒法抓準,只好在人群裡探頭探腦的尋找他的身影。才站沒五分鐘,這就有幾個大學部的學長主動來搭話。
 
  「我在等我哥下課。」妳冷著臉把視線拉得更遠,沒有認真搭理對方的打算。
  「哥哥的話~我們也是啊,要不要跟我們去玩呢?」
  「哇~現在高中部的裙子都那麼短嗎~」其中一個高頭大馬的學長邪佞的笑了起來。
  「好可愛,高中部就是有股清純的味道,皮膚看起來也比我們同班的妹好。欸學妹,跟哥哥去玩吧,會教妳舒服的事喔。」原先搭話的那個把大手覆上了妳的臉頰,又是輕捏又是用食指劃過妳豐潤而帶有水光感的唇。
 
  「會斷喔。」金泰亨不知什麼時候晃到妳身畔,將黑色劍橋包用手指隨興的掛在左肩,邊將嘴裡的口香糖吹成巨大的泡泡,邊用右手抓住了對方的手,將中指狠狠向後扳。
  「啊痛痛痛痛痛痛痛痛-------------你這小子是找死嗎你!!!!!欸、泰、泰亨學長怎麼是你……………………」手上吃了痛,面部表情因為痛苦而猙獰的學長轉過臉剛要發作,卻發現來者不善,馬上軟了語氣從平語改為敬稱。
  「你要教我妹什麼事也教教我啊,說不定我會讓你舒服到往生嗯?」他甩開他的手,將泡泡咬破,用寒潭般陰暗深邃的瞳冷冷睨著對方。
 
  「啊泰亨學長一切都是誤會,我們只是看妹妹可愛所以鬧著玩的而已。」
  「欸,走了、走了啦。」幾個男孩面有懼色的推推擠擠,話講完了就一溜煙的逃走。
 
  「不知道我們學校大學部都是野狼嗎?」外來威脅遠離後,金泰亨又恢復了那個傻乎乎的妹控個性,咧著招牌四方嘴笑開了,寵溺的拍了拍妳的頭。「怎麼忽然來等我?」
  「很久沒跟哥一起回家了而已……」妳屏著氣息說謊,深怕他聽見妳漏拍的心跳聲。
 
  一路上妳發現四面八方而來,女孩們欣羨嫉妒的眼光,像聚光燈般全部投射在你們兩人身上。幾個女孩騎著單車呼嘯而過時,還面有慍色的給了妳幾個白眼。
  「泰亨啊,不要忘記晚上的約會喔!」一個一頭奶茶色長髮,長了一張典型網路美人臉孔的女孩三步併作兩步追了上來,拍拍金泰亨的肩膀提醒他。
  「喔,知道。會準時的。」他眨了眨單眼,對她比了個OK的手勢。她開心的給了他一個熱烈的熊抱,就迅速離開校區。
 
  像海嘯來襲般,妳的內心被滔天巨浪翻滾折騰得拉起警報。
 
  「她是誰……」
  反覆吹吐著嘴裡的泡泡糖,金泰亨用單手舉著手機不斷回覆訊息,從妳的角度看不清和他對話的究竟是誰,只能壓抑情緒裝作什麼都不在意。
  「喔,我的直屬學妹啊。她要找我跟系上的同學晚上去聚餐。」
  「…………」妳和他肩並肩走著,聽了答案後默不作聲。
 
  那樣的母胎美人,就算是這樣對感情事極其沒神經的哥哥,也會迷戀上的吧?
  因為思忖著而漫不經心的妳,腳下一個踩空便重重跌落在地上,顧著回訊息而無法及時拉住妳的金泰亨,此時才焦急的將手機放進制服口袋,面色焦灼的將妳攙起。
  「幾歲了怎麼還那麼容易跌倒?我看看有沒有怎樣。」
  「嘶------好痛...........」妳摸著摔得紅腫的腳踝,痛得眉眼糾結,隨即又跌坐回地上。
  「看來是扭到了。」金泰亨蹲了下身細細為妳檢視傷口,推測了狀況後轉身背對了妳。「走吧,哥揹妳回去。」
  妳小心翼翼的將身體交給了他,趴在他厚實的背上靜靜嗅著那股專屬於他的淡香。河堤邊,你們兩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長,金泰亨不疾不徐的揹著妳,似乎很享受的沐浴在澄黃色的夕陽餘暉中。
 
  這是..........專屬於妹妹的特權吧?這樣的被寵愛、被珍惜著。
  至少,在你交女友以前是吧?
 
  妳環著他頸項的手更緊了一些,將臉埋在臂彎裡不捨的緊緊偎著他,溫熱的唇無意間擦過他冒著細汗的後頸,金泰亨那瞬間怔了一秒,隨即又繼續往前邁進。
 
  到家後母親幫妳受傷的膝蓋和腳踝都細心上了藥,包紮完成後金泰亨總算是放下心,換上便服後就打算告別外出。妳在他步出家門前拉住了他的衣角,忽然間百般委屈的情緒全數湧上,在他轉過身面對妳那一瞬,妳晶瑩的淚波已經滿滿盈溢在眼眶。「可不可以不去........................」妳緊緊抓著他袖角的雙手一點都不肯放鬆,嗚噎的把心裡的任性吐露出口。
 
  不想讓你的跫音遠離,即使是僅僅一秒。
  哪裡,都別去。只在我身邊就好。
 
  「怎麼了.......?還痛嗎?」他心疼的望著妳,近20公分的身高差讓妳在他眼裡更是顯得嬌小可愛、楚楚可憐。
  「我不想讓你去.................」妳的口氣淒楚得讓他幾乎要崩潰,似乎下一秒,妳的眼淚就會奪眶而出。「我想要你陪我...................」
  「知道了,哪裡都不去,我現在傳訊息去拒絕,不要哭了。」金泰亨邊口頭允諾妳,邊抽出手機迅速而簡短的打了幾個字,便又將注意力挪回妳身上。
  看著妳因為泛淚而微紅的雙眼,和那因為隱忍著痛而被咬得櫻紅的唇,他的心緒紛雜如亂麻,拉不開與妳的距離,他的視線無意間落在妳不知哪時掉了一顆扣子,而大敞在眼前的白皙胸口,和一旁露出的粉嫩色內衣。喉節滑動,金泰亨艱澀的嚥下一口唾液,逼自己別過了頭閉上眼。
 
  他非常清楚妳是同血同脈的妹妹,也早就察覺妳那不該存在的情感。
  弄不清楚自己日漸增生的矛盾情愫是怎麼回事。
  明知道該讓妳斷念,卻抵抗不了妳那總讓他心碎的表情。
 
  庭院裡蟬鳴繚繞,為了求偶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的銷魂鳴叫,讓思緒各異的兩人在這燥熱的夏夜,更加無法抑止內心漸漸擴大的陰暗。
 
  如果這個「註定」會是個錯誤,那麼我們究竟該不該尋求?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權光熙 的頭像
權光熙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