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到城裡,眼尖的淚滴馬上過來迎過來關心我。 
 
  「有問出什麼嗎?」 
  「沒有,他還是如往常的冷漠。」我嘆口氣。 
  「那……盟的事妳打算?」 
  「老大哥討厭人家退了盟又任性的說要回去吧?更何況這次是落雨去找他要人,為了怕惹事生非,我想他不會再要我。所以,我可能也回不去了。」落雨的冷漠對待,忽然間的讓我頭腦清醒,我開始冷靜的分析事情。 
  「那,不如我也退盟吧,跟妳在同一個盟。」淚滴握著我的手說。 
  「妳……這又是何苦。」 
  「都在一起那麼久了,我也習慣雨音在我身邊了。更何況……」她皺了皺好看的眉,更握緊了我的手接著說:「早上妳失魂落魄的坐在角落,還有抬頭看我時的眼神,都讓我好心疼。」 
  「淚滴……」一陣鼻酸,我緊緊的擁住她,感謝上天,在這個人人都現實的世界,還有她真心陪伴我。 
  「那小椽那邊?」 
  「我會找時間去跟他解釋,不過他現在氣頭上,我想他不會想見我。」想起小椽暴怒的語氣和冷漠的神情,我忽然間的有點恐懼。 
 
... 
.... 
..... 
 
  之後沒幾天,淚滴退了盟,帶著她也退了別的盟的心上人,一起來到落雨紛飛的盟。 
 
  有著好友的陪伴,漸漸的,我變得不那麼膽怯,不那麼落寞,也比較不在意盟裡其他人的眼光。 
  我是落雨紛飛親自去跟前盟主要人,才進來這個盟的事,整個盟似乎都知道。而當天晚上落雨的婆又無故消失,自然而然的,大家就將兩件事連結在一起,看著我的眼神很是奇怪。一開始,我總是恐懼的面對所有流言蜚語,落雨紛飛也總是冷冷的在一旁看著,什麼都不說。 
  
  這是在折磨我嗎? 
  這不是在意該有的行為,我想你是希望我知難而退吧? 
  要我知道,我這樣的人,跟落雨紛飛在一起,會受到多大的責難是嗎? 
  
  我自顧自的解讀他的行為所隱含的意義,然後毅然的作了決定。 
  不要被你玩弄於股掌間,絕對不要。 
  我會忘記你,忘了之前你若有似無的溫柔,還有讓我寒心的冷漠。 
  
  決定之後,我開始有意無意的躲著落雨紛飛,在盟頻說話時忽略他說話的聲音,刻意跟別人開玩笑,積極的拓展人際關係,然後也參與盟裡的各項事務。 
  初期大家總是心裡帶著疙瘩的看著我,總是覺得我像什麼不潔的髒東西般的嫌惡。但時間一久,發現了我跟落雨紛飛對彼此的冷漠,還有私下也毫無交流,大家開始動搖了心中一開始對我既定的看法,然後也漸漸的接納了我。 
 
  「雨音、淚滴、白法,一起去吃王吧?」盟裡的朋友開始主動的熱情邀約我們。 
  對了,白法是淚滴的公,就是那個雖然感情表達能力不強,但卻總是用他的溫柔包容著淚滴的男人。入盟以來,淚滴怕我寂寞,我們總是三個人一起行動。 
  
  大家一起笑笑鬧鬧的吃完了王,原本白皙的肌膚泛著陽光曝曬過的微紅,我開心的帶著戰利品去休息,輕身跳躍到屋頂上,確認身後沒人尾隨,我仔仔細細找了個因為高度過高,角度又相當奇特而讓人無法看到的屋頂,倚著邊緣坐下休息。但是隨即,一個飄逸的身影俐落的落在我面前。 
  
  「……」我面色不悅的抬頭望著他,用神情告訴他,我不喜歡被打擾。 
  「?」他裝傻,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的帶過很多事。 
  「我已經刻意遠離你了,為什麼還要找到我……」我有點生氣的對他說,但心,卻不爭氣的又開始加速跳動。 
  「躲我幹嘛?」他坐下,用著好聽的聲音啟口,側著臉望著天際。 
  「這不是你希望的嗎?」我嘲諷的對他挑戰性的一笑。 
  「我說了嗎?」 
  「你沒說,但我知道你的行為是!」我有些控制不住的發火,不能接受他的冷靜。 
  「別自以為了解我。」他口氣平靜,但卻微蹙起眉,吐出這句話。 
  「我知道我不了解你!我永遠都沒辦法了解!」聽了他的話,我忽然間怒火中燒,捏緊了拳頭忍著想往他漂亮的臉上揮的衝動,我忿忿的對他怒吼:「但是我知道我正像隻狗一樣的,被你呼之則來揮之即去!別自以為是的玩弄對你掏出真心的人!」 
  第一次,我對我心中地位崇高的神如此的不禮貌。不過也是最後一次了。看破他一貫的冷漠和不在乎,我想逃了,逃到看不到他、也接觸不到他的冷言冷語的地方,永遠的和他劃清界線。 
把全身的精力和憤怒都對他發洩完,我轉身就要往屋頂下跳,遠遠的逃離他身邊。 
 
  但是,有一股力道忽然拉扯了我的衣角,因為力量的不平衡,我的腳已經離開了屋頂邊緣,身子懸在半空中,馬上就會悽慘的往下墜落。 
  
  「!」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我被猛烈的力道拉扯回去,他攬住我的腰將我緊緊擁在胸前,卻因為力量加速度,我們倆都重心不穩的跌倒在屋頂上。隨即,他翻身將我壓在身下。 
  「……」他沉默不語的制住我,讓我沒空間能躲,霸道的讓我只能直視他。 
  「放……」我呼吸困難的勉強吐出我想說的話,但是下一個字我卻怎樣都說不出來。因為,他抓著我的髮絲,狠狠的吻了我。像是隻野獸般的撕咬啃噬我的唇,直到血色染紅了我們的唇邊,直到我的雙眸滿是霧氣,朦朧的像是失了魂般。 
  落雨輕喘著氣,冷汗滴落在我頰邊。他的眼神頭一次如此迷亂,似乎也帶著微微的緊張感。 
 
  「這是什麼意思?」我緩緩的問,臉上開始淌著淚。 
  「妳對我認真,是真的還假的?」他看著我的淚卻不為所動。 
  「你在說什麼?」我不解,眼淚淌流的速度變得更快。 
  但是他卻沒回答我,放開了我,他理了理衣服就要往屋頂下躍。 
  在臨離開時,他爆炸性的發言,卻讓我腦袋像砲彈轟過般雜亂。 
 
  「我不是在玩弄妳。」他用眼角餘光撇了我一眼,說這句話的同時,眼裡似乎帶著傷。 
  然後一貫的如風般消失。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 
  
  睜大了眼望著天空發愣,眼淚因為剛才的震撼而停止淌流,我思考著剛剛發生的事情和他所有的話。 
  
  妳對我認真,是真的還假的?
  我不是在玩弄妳。
  
  落雨…… 
  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 
  
  我痛苦的閉上眼,唇上的傷口在隱隱作痛著。 
  皺著眉頭,我回想著方才粗暴而具掠奪性的吻。 
  
  如同我一直希冀的被擁抱了, 
  但心上的痛楚卻更勝以往…… 
  
- - - - - - 
 
待續 
, ,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