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在城裡見到小椽,一開始臉上堆著笑的他,見到我之後像見了仇人般,忽然的大發雷霆。 
  「妳的盟是怎麼回事!」他衝過來,劈頭劈臉的冷著臉丟了這句話。 
  
  「我的盟?什麼怎麼回事?」剛睡醒,我根本就一頭霧水,不明白小椽為什麼那麼問。 
  
  「這就是妳的選擇是嗎?是他,不是我?」以為我在裝傻,小椽火氣有越來越大的跡象。 
  
  「說啊!妳的盟徽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夜之間,妳忽然去了落雨的盟!」見我一直抿著嘴不說話,小椽的忍耐到了極限,他猛力抓住我的雙臂,用力的捏緊,搖晃著我的身子橫眉豎齒的逼問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小椽…… 
  我在心裡大聲嚷著,卻出不了聲。 
  
  隨著情緒起伏,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指甲陷入了我的肉,在我的皮膚上造成一條條紅色的痕跡。 
  「小椽,好痛……」我吃痛的叫了出聲,但他卻依舊沒鬆手。 
  
  「雨音,我不行嗎?」小椽眼裡有著痛,他逼我正視他,微蹙著眉問我。 
  
  「?」我痛苦的死命搖頭,扭曲著表情望著他,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我不知道。 
  
  「……」看著我的動作,小椽的臉忽然冷了下來,他甩開了我,如同陌生人一般,冷冷的、用著如冰一般的眼神望著我。
  「因為落雨比較強?是嗎?」他戲謔的忽然笑出聲,然後自問自答:「結果妳跟其他女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然後小椽忿忿的轉身走了,留下我傻愣的站在原地。 
  
  轉頭看了自己背後的戰旗,我才驚異的像是心要跳出來了一般。我張大了嘴,無法相信的看著那個不熟悉的盟徽。 
  那是一陣風,一陣金色的,形狀像是捲曲著身子的龍的狂風。 
  那是落雨紛飛的盟!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在落雨紛飛的盟裡? 
  腦子裡塞了滿滿的疑問,我回想起小椽剛剛的問話,終於理解了他在問什麼。 
  也理解了為什麼他在看到我之後會勃然大怒。 
  他以為我選擇進落雨紛飛的盟而不是他的?是嗎?是嗎? 
  但在那時,我還不了解為什麼為了這件事小椽要大動肝火。 
  
  「你們好,不好意思,請問為什麼……我會進這個盟?」換了個新盟,我不習慣的、怯怯的走向新的盟友發問。 
  
  「寂,我有東西要拿給妳。」 
  「嗯。」 
  「小戀,等一下我的位置給妳吧。」 
  「大家好啊。」 
  盟裡人很多,大家自顧自的跟自己熟識的人說話,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理睬我。我落寞的又閉上了嘴,走到沒人的角落坐下。 
  
  「雨音!原來妳在這裡。」許久,淚滴看到了坐在角落的我,驚叫出聲。 
  「淚滴……」見到了唯一能夠吐苦水的對象,我啞著聲音,紅了眼眶委屈的喚著她。 
  然後我把小椽找我入盟,我沒有答應,小椽擁了我,昨天落雨的婆出現,一直到今天起床莫名的換了盟的事都跟淚滴詳細的說了。 
  
  「是嗎……小椽生氣啦?」淚滴似乎對他的反應並不感意外,反而介意著另一件事:「雨音,妳換盟,是因為昨天晚上落雨紛飛來跟盟主要人。妳跟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落雨紛飛親自去跟盟主要人。 
  我的腦子像是千百條繩索打結般,完全沒有辦法理出頭緒。 
  「我……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愣愣的開始回想起昨晚的情況,那個溫柔又甜蜜的輕撫,那個低沉卻吸引人的嗓音…… 
  「我、我去找落雨問清楚!」我拋下淚滴,頭也不回的用著飛快的速度出了城。 
  一股甜蜜卻複雜的情緒圍繞著我。 
  
  我一個地圖一個地圖的跑,一個角落一個角落的看,找遍了所有的地圖,卻找不到落雨紛飛的身影。沮喪的轉身剛要走,卻發現他站在身後。 
  
  「!」我訝異。 
  「……又要開戰了,妳來這裡是等死嗎?」用著嘲諷的口氣,他握著他引以為傲的武器,尋找容易觀察敵人動靜的地點,瞧都沒瞧我一眼。 
  
  「昨天晚上那是你嗎?」忽視他刻意的嘲諷,我想起淚滴說的話,和昨天令人沉醉的溫柔,我頗有興味的鼓起勇氣問。 
  「……」他沒回話,但眼神明顯震了一下。 
  「為什麼要把我帶進你的盟?」明知道他不會回話,我還是死皮賴臉的快步跟在他身後追問。 
  「因為妳的眼淚。」這一次,他簡短的回答,腳步沒慢下來過。 
  
  原來你,真的在意。 
  喜悅漾上了心頭,我嘴角不由自主的成了一個小圓弧,但是隨即,我又回到了現實。 
  
  「你有婆了。」我也用著比平常快十倍的速度行走,吃力的追著他,漸漸的感到呼吸困難。 
  「她走了。」他臉色平靜如水,慢了一步。 
  「為什麼?」我訝異的詢問,停下了腳步。 
  「不關妳的事。」面色如霜,而後,他風般的消失。 
  
  為什麼…… 
  為什麼總是忽然對我溫柔,又殘酷的把我丟在原地? 
  
  想起小椽的暴怒和冷酷,還有落雨的時而溫柔時而冷漠,我無力的倚著樹滑了下去,癱坐在雪地上。指尖的冰冷觸感,卻遠遠不及他對我的冷淡,猶如心中下了一場暴風雪般的,天寒地凍的讓我感到劇烈痛楚。 
  
  或許我的心跟這座城一樣,一開始就不會有融雪的一天…… 
  為什麼我總是要傻傻的期待…… 
  
  我起身,踩著雪地裡他剛剛疾步走過的腳印,蹣跚的往城的方向走,在極度的寒冷中,那一個個的腳印上彷彿出現了他走在前頭的身影,我帶著微笑的追上他,牽住他的手。然而,手中卻什麼都沒抓實,整個世界只有風呼嘯的聲音,還有飄落在我身上,讓我感到徹骨冰冷的白雪。 
  
  不甘心當個只能望著你背影的身後影…… 
  這一刻,深刻的想被你擁抱…… 
  
- - - - -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朴智旻我男人
  • 我覺得好好看QQ
    2個男人都不錯 我來好了(XDD
    原來落雨是男的!?
    我看第一集還以為落雨是女的勒ww
    期待~~
    好期待~~
  • 對喔落雨是男的XD只是他長得很像女人而已~
    其實兩個的個性都不錯~的確滿掙扎的

    權光熙 於 2016/10/19 23: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