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場由全鎮所有人一起拿下的勝仗,振奮了所有人的士氣,包括我,也開始磨練自己的速度和能力,還有……殺人的技巧,雖然我並不喜歡這樣的事情,但卻知道不得不為之。 

  然後,小椽自從那一場勝仗之後就經常不見人影;而淚滴也跟喜歡的人一起練功、一起遊山玩水去了,我變得形單影隻,煞是寂寞。 

  「雨音。」某天,小椽忽然出現了,神秘兮兮的衝著我笑。 

  「你還知道要出現嗎?」我瞇著眼睛故作生氣貌,但是其實心裡很開心小椽恢復了往日的樣子。 

  「呵呵,別這樣,妳看看這是什麼。」小椽將背後背著的大刀卸了下來,讓我看清楚它的樣子。 

  發著金色光芒的大刀。

  這種武器本體價錢就不低,而且小椽還用了五、六把同樣是發金光的武器當作祭品合成,並且用研磨的石頭將武器衝到最高階。這把武器,就算是小椽和淚滴還有我的身家加起來都買不起的。發著耀眼的光,那把大刀像在提醒我這件事一般。 

  「去打家劫舍了麼?」我酸溜溜的問。 

  「什麼打家劫舍,我跟著大盟的朋友去吃王,用每天吃王分的錢打造出來的,絕品神武啊──」小椽得意的哈哈大笑,邊撫著他的寶貝武器,繼續說:「對了,我大盟的朋友說,我最近跟他們盟的人一起吃王練功久了,大家都與我相熟了,且也覺得我很不錯,要吸收我到他們盟去,雨音,妳跟淚滴要一起來嗎?」 

  忽地,覺得小椽的世界開始跟我有了距離,我看著小椽,卻總覺得他不是我一直以來認識的那個小椽。 

  「雨音,來嗎?」看我直發愣,小椽又出聲問了我一次。 

  「不去。」我看著他,平靜的說。 

  「嗯……也是,雨音妳一直以來都最怕混亂的,大盟事那麼多……」大概沒想到會被那麼直接的拒絕,小椽摸著頭結巴的幫我找理由,也給自己台階下。 

  氣氛尷尬了一陣子,忽然的,小椽像想到什麼般,忽然的開口:「這樣也好,等我有能力保護妳們的時候,我再來接妳們。」他黝黑的雙瞳閃著亮光,連同他的言語都散發著真誠。 

  「嗯。」我依然平靜的回應他。 

  那天晚上,小椽跟盟主和盟友說了這件事,盟主瞬間變的很冷漠,每當盟裡的年輕人被其他大盟拉走,他總是會鬱鬱寡歡好幾天,不過這也沒有動搖小椽的意志,他覺得人往高處爬並沒有什麼不對。所以在辭別之後,小椽和盟友狠狠的大喝了一個晚上,隔天就離開了這個盟。 

  這個盟維繫了我和小椽還有淚滴三個人的感情很多年,小椽的離幫,乍看之下沒什麼不同,但是在幫頻講話已經沒有人能夠吵嘴了,也看不到小椽總是瘋瘋癲癲的跟大家開著玩笑。找人解任什麼的,以前在幫頻一喊,小椽總是衝第一,邊酸著我笨,邊速度飛快的幫我把任務解完。都不一樣了,以前總是在身邊繞著轉的小椽離開了。 

  隔天看著他開心的跟新盟的盟友站在樹下聊天,有時也玩票的跟盟友比試,那個神采飛揚的小椽是我以前不曾看過的,像隻雛鷹,眼神閃閃發亮的帶著企圖心,只看著他一直想要的未來,看著無邊際的、能讓他盡情翱翔的空。 

  「雨音!過來玩!」遠遠的小椽就看到我,對我開心的招著手。 

  「不了,昨天跟你喝太晚,我現在好睏。」我笑得僵硬,轉身就往屋頂上躍。我逃了,我討厭熱鬧,害怕人群,也不善於跟勢利的人相處,小椽身邊都是那樣的人,他們因為自身很強大,所以用著審視的眼光打量每個接近的人,檢視著對方夠不夠強,有沒有財力,小椽只是被認同了所以才被友善的對待,而我不想接近那樣的世界。 

  找了個沒有辦法輕易被發現的角落,我坐在屋頂上,墜入夢鄉。 

... 
.... 
..... 

  一醒來,那個熟悉的,身旁有著微溫的感覺又再一次浮現。 
  我帶著期待的轉頭查看,果然是我料想中的那個人。 

  落雨紛飛…… 

  這一次,還是巧合嗎? 
  我刻意的找了個鮮為人知的地方,但他卻又出現在我身邊,如果這不是刻意的,也真的巧合的太過離譜。 

  他跟上次一樣熟睡著,這次,我沒有出聲吵醒他,反而細細的觀察著他的睡顏。他斯文俊逸,不好大喜功,也不喜歡別人加諸在他身上的稱號,這樣的他,讓我眼神開始追循著他。當然,那兩次的搭救,也讓一直都很軟弱的我對他產生了依賴性。 
  
  「……」在我還沒有心理準備時,他又睜開了雙眼,帶著一絲朦朧的。這一次,我鼓起勇氣沒有將眼光別開,對上了他的視線。 
  「……」他似乎沒料到我會有這樣的反應,微怔了一下,但也沒移開目光。我們就這樣沉默的對看了好一陣子。 

  「為什麼……總是在我的旁邊?」不曉得打哪來的勇氣,我就這樣看著他的雙眸,問了我一直想問的問題。似乎變得很不像自己,以往的膽小怕事似乎在那次戰爭中有了看不見的改變,我用著不熟悉的行為模式行動著。 

  「因為,妳看上去很寂寞。」他緩慢的說。用著一雙像帶著霧般迷濛又深不可測的眸子望著我,臉稍微的挨近,我甚至聞得到他髮上的淡香,臉頰被他呼出的氣息拂過。 

  「所以是刻意的嗎?」落雨的臉就在離我那麼近的地方,稍微一動似乎就會被親吻。我顫抖著,忍著緊張感,接著問下去。 

  但是,落雨紛飛卻接著消失在漫著雪的風裡,有一度,我以為幾秒前那是在作夢。 

  ……我看起來很寂寞? 
  那麼,你那麼做的理由,是為了將我從中解救出來嗎? 

  我迷茫的望著身邊剛剛落雨坐著的位置,在落雨離開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失落。 
  空氣中瀰漫著致命的寂寞…… 

  他是……大家的精神領袖,是個人人都希望超越的目標。就算站在最不起眼的地方,也總是吸引了最多的目光,受到大家的熱烈注視和推崇,承受著責任和歌頌。 

  這樣的落雨紛飛,為什麼要注意到我。 

  徹底的被迷惑了…… 
  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撩撥我的心。 

  寂寞被透視,像是赤裸著在你面前一般。 
  但卻因為怕被傷害,而不敢期待被擁抱。 

- - - - - - 

待續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