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閃起,模糊了我的視線。血噴濺出來,然後我暈眩的向後倒。 
  臉上有帶著血腥味的液體在流動,不斷的由臉頰往下巴匯集。 

  「妳不知道什麼叫逃跑嗎?」白色的刺眼光線漸漸消失,在那道光中落雨紛飛佇立著,他冷傲的睨著我。 

  「對不起……」不明白狀況,但我卻愣愣的脫口而出,摸了摸喉嚨的位置,脖子上只留了一個小小的切口,血雖然流著,但也只是割破了表面微血管的程度。 

  那麼,噴濺出來的血,不是我的? 

  望著眼前原本該取了我小命的敵人,此時已經被落雨的雙刀割劃的皮開肉綻,倒在一片血泊中,驚覺頰邊溫熱的血液是屬於他的,一股作噁感忽然湧起。 

  「落雨的速度真是出人意表的快……」小椽咂舌,小小聲的說。 

  「是啊,他剛剛明明在十呎之外的,怎麼轉瞬間就到了雨音的前方。」淚滴也跟著嘖嘖稱奇。 

  我也沒有辦法理解,明明應該正在對付大批敵人,無暇注意身旁事物的落雨紛飛,怎麼頃刻就到我身邊搭救了我。 
  抬頭望著他,他冷峻的臉卻依然讓我看不出任何東西。 

  然後,戰爭依然持續著。 

  慢慢的習慣了血的味道,我和小椽還有淚滴奮力的對抗著敵人,小椽天生就是個打架的料,看他順手的揮舞手中的大刀,將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逼退,我的吃力相形之下更顯得愚蠢。 

  在大家的努力下,經過了數日,我們攻進了敵方的地圖,從離主城最遠的開始,一路攻進了敵派主城前一個地圖,然後,我們的水晶就在那裡,跟他們的守護水晶一起,在沙地上發著溫和的光芒。 

  前方有人高舉著戰旗,然後生存下來的我們一擁而上,用盡自己畢生的力氣攻擊水晶外圍的結界。我吃力的喘著氣,卻不能夠停手,因為只要一鬆懈,結界就會復原,而敵人也不斷的在攻擊我們的人,打到這裡,是最辛苦也最不能放棄的時候。 

  忽然間,有一股像電擊般的力量經由武器流過我的手,讓我痛的甩開了武器。然後一陣天搖地動,結界崩壞。到這個時候,我的力氣已經用盡,單腳跪了下去,看著眼前的水晶消失,回到我們的地圖裡。 

  「謝謝大家!辛苦了!」「你們做的很好!謝謝!」為首的盟主們爆出了誇讚聲,然後大家也跟著狂亂的歡呼。 

  「……」落雨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站在陽光下,他卻難得的露出了笑容,微微的露齒一笑。 

  敵方的人見結界已毀,紛紛散了去。 

  這場仗,我們勝了。 

  整個世界滿是我們的歡呼和尖叫聲。 

  而我也不爭氣的,和淚滴抱著叫著,開心的哭了起來,解除了之前的罪惡感。 

- - - - - - 

待續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