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過了兩三天,我一直處於靈魂被抽走的狀態。整天跳上樹坐著發呆,不然就是默默的掉眼淚。 

  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那件事我有責任,雖然沒有任何人知道當天晚上我和淚滴是醒著的。但是在落雨紛飛真的兩三天都沒出現,水晶也一直遲遲奪不回來的狀況下,我的情緒也每況愈下。 

  「雨音!雨音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樹下,淚滴見我一直沒反應,氣急敗壞的仰著頭對我吼:「我跟妳同樣自責!但是現在不是後悔的時間,別的盟要聯合起來一起去奪回水晶,妳到底是要不要一起去!」 

  「!」提到水晶,我才從懊悔的情緒中被拉回現實。 
  但是,我沒有實際殺過人,雖然跟大夥兒自小就習武,可我打架技術相當差,也不會作戰,而且我怕死又怕痛。 

  「唉,算了,自責的是妳,現在不理我的也是妳。」淚滴嘆了口氣轉身就走,邊走還邊喃喃唸著:「如果想再後悔一次就不要去,我是不會給自己再次後悔的機會的。」 

  淚滴走後,回想她一針見血的話,我如同從夢中驚醒般的趕緊翻身下樹追過去。 

  不想讓自己後悔。 

  「……也不想讓落雨失望。」輕輕的,有個聲音迴盪在心裡。 

... 
.... 
.....

  幾個大盟的盟主開始宣布這次聯合行動的細項,我以為落雨紛飛會主導這次的行動,但是四處張望,卻遍尋不著他的影子。 

  真的放棄大家……放棄這個世界了嗎?落雨…… 

  還抱持著一點點的希望在找尋他的身影,解說卻已經結束了。我帶著我發光的琴,摸不著頭緒的跟著大家行動。行進的途中,邊跟淚滴討論著等一下會遇到的狀況,和我們該怎麼面對。 

  到了共通地區,氣氛變的緊張,敵派人人穿著如龜殼般厚重堅硬的鎧甲,手上的武器一把把都發著炫麗的光芒,他們人數可觀的守在領地入口前,等待著我們侵犯他們的領域,然後合理的把我們殲滅。 

  「衝!」帶頭的幾個大盟盟主,沒有絲毫畏懼的,背後背著戰旗,風馳電掣的就衝到敵人跟前。而我們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小鬼頭,聽著他們氣勢磅礡的喊話,也跟著勇敢的往敵人陣營裡衝。 

  「哇啊!」身邊有人倒下,血濺在我的臉上和鎧甲上,我不敢多看一眼,深怕看了,會讓我好不容易拿出的勇氣消失無蹤。 

  「雨音!」淚滴和小椽忽地衝了過來,發了狠的雙雙朝我眼前的敵人身上劃了好幾刀。而身邊不斷倒下的人,也讓我意識到,如果不攻擊,我也會成為刀下亡魂。 

  一咬牙,我撥動手中的琴,悅耳的音韻猶在耳,卻從琴對敵人發射出了速度驚人的光球,貫穿了敵人的胸膛。敵人噴出的血讓我周身下了一場血雨,血滴自我的髮梢一滴滴的滴落,落在鎧甲上,落在嘴角,落在純白無暇的雪地上。 

  「幹的好!雨音!」小椽朝我丟了個讚賞的笑。 

  「嗯……嗯……」我呆愣的虛應,前一秒真實的殺了一個人,但卻沒什麼實感,望著身上的血,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場夢般。 
  但是接下來接連而來的敵人,卻沒有讓我喘息的空間,一個接一個的,大家都毫不情的想將你置於死地,而我也只好咬緊牙關,當作平常在打怪般的,奮力攻擊眼前跟我一樣的人類。 

  忽然間,前方一陣騷動,人群中有個發著異樣光芒的熟悉人影,他被團團包圍著,卻遊刃有餘的輕鬆解決眼前的敵人。 

  「落雨紛飛!落雨紛飛來了!」如精神領袖般的人物一出現,大家立刻士氣大振,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同一時間呼喊著他的名字。而今天的落雨紛飛狀況也似乎特別的好,武器輝映著他的神采飛揚,隱約中他似乎還帶著一抹難以察覺的微笑,像是跳著舞般,用極其優美的姿勢迫使敵人進入血的煉獄。 

  看著享受於作戰的落雨紛飛,與我的賣力苦戰截然不同,我不禁又出了神,回過神時,敵人的刀已經就要劃破我的喉嚨。 
  「雨音!不要!」淚滴和小椽望著已經躲不掉的我,絕望的大喊。 

  冷汗混雜著血滴落。 

  我果然不適合作戰。 

  淚滴和小椽對不起,我真的太沒用了。 

  不過這樣,我就不會後悔了吧?落雨看到大家那麼努力一定也很開心的。 

  那一秒似乎一輩子的記憶都浮現在眼前。 

  開心的……不開心的…… 

... 
..... 

  這樣子……是不是接近了你一點點? 
  儘管下一秒就會消逝,也為了減少那一點距離而欣喜不已。 
  
-- - - -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