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全城最高的屋頂,我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所鍾愛的這個城鎮。
  腦子裡一片混亂,回憶起小椽那天冷漠尖銳的問話。

  討厭我了嗎?

  因為我跟那些,鎮裡成天追著落雨紛飛跑的小女孩一般……
  愚蠢?不知上進?對強者阿諛奉承?投懷送抱?
  小椽,告訴我,究竟在你眼中,我成了什麼樣下流的樣子,你要用那般鄙夷的眼神和口氣對我。

  「哇!」
  猶在憂愁中浮浮沉沉的上不了岸,淚滴不知道什麼時候游移到我背後,邊出聲大叫邊狠狠的推了我一把。

  「嗚哇啊啊啊啊!」險些從屋頂往下摔落,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想害死我啊!妳這笨蛋!」定好腳步,我不悅的猛然回頭捶了淚滴一拳,邊瞪著她罵。

  「呵呵呵呵……」淚滴像是沒她的事般,不回應我,輕盈的在屋頂上點著腳尖跳舞,邊柔聲笑著,今天的她看來心情很好。

  「雨音,我有……喜歡的人了。」半晌,她開口,月光下,淚滴的臉泛著微微的紅暈。

  然後,我和淚滴坐在屋頂上,拿出背包裡的煙火,邊施放煙火,邊在滿天的星點和絢爛的煙花下,開始討論起淚滴喜歡的人。淚滴喜歡的人大了她4、5歲,人很穩重,不喜歡多說話也不善於表達情感,總是默默的對淚滴好,讓淚滴要什麼有什麼。

  「雨音,妳也有喜歡的人嗎?」說完了自己的事,淚滴轉過頭好奇的問道。

  「我……」那瞬間,腦子裡浮現的是落雨紛飛,但隨即,我又自己搖搖頭否定了自己:「沒有吧……」對於落雨紛飛,我想我只是因為,從小就聽小椽和淚滴總是描述他有多神又多威,將他神格化之後,忽然的發現自己能夠那麼接近,才被迷惑的吧?
  一種悲哀的英雄崇拜症作祟,因為自己太過渺小,所以崇尚強大的人事物,我想只是這樣。

  「呵呵,不用想太多,幸福有時候就在身邊,很容易發現的。」淚滴似乎若有所指,起身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鼻子,然後牽起我的手輕盈的往地面上跳,平安的降落地面之後,我們有一步沒一步的在夜色中悠哉的散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忽地,遠方戰鼓的聲音急促的響起。

  「有敵人攻進來了?」淚滴臉色忽然的凝重起來,緊抓著我的手對我說著:「怎麼會在這個時間?大家都熟睡了,現在只剩我們,還是快點找地方避,免得遭遇不測。」

  「但是……不知道敵人已經到什麼地方了,萬一主城失守,連我們也活不成。要不要……」因為只有我們醒著,我天真的想勸淚滴一起去看看情況。

  「妳覺得我們兩個已經強到單憑一己之力就能守護這個城了嗎?」她嚴厲的,一口氣把話說完,停了一秒又補了一句:「我們都不是落雨紛飛。」

  「……」沒有辦法反駁淚滴的話,我難過的低下頭。

  「嘖!跟我走!」焦急的淚滴抓著我的手就帶著我跑,快速的把我趕回家,而她也迅速的消失在街道上。
  那一夜,我躺在床舖上,滿腦擔心著城鎮的安危,無法入眠。


  小人物的悲哀啊……
  如果我是落雨紛飛,現在就可以不作聲的自己處理好這件事了。

  現在的落雨醒著嗎?

  雖然很自私,但是我卻悄悄的希望他還醒著,
  人已經到了前線,將敵人殺的一個都不剩。

  請守護這個城鎮……

...
....
.....

  隔天,城裡鬧哄哄的,城中央,落雨紛飛疲憊的站著,他的盟友和其他盟的人似乎在爭論著什麼。

  「搞什麼東西啊!沒有落雨紛飛你們就成了廢柴嗎?」跟落雨同盟的一個女人尖聲尖氣的怒叫著:「他不是該你們的!他一不在你們就連城都沒有辦法守好,這算什麼?」

  然後接下來,人群反駁的聲音和怒罵的聲音此起彼落。許久許久,我完全沒辦法聽清楚大家在說些什麼,爭吵叫罵的聲音尖銳刺耳,我難過的摀住了耳朵。

  「我累了。」在一陣陣的詛咒怒罵聲中,一個空茫低沉的聲音忽地吸引了大家注意。
  落雨紛飛今天莫名的疲倦,雖然鎧甲依然閃著奪目的光,但他卻失去了往常的氣勢,他緩緩的說:「我只是去辦個事,才一天不在,就被敵方打到主城前一個地圖,現在該地圖結界被破了,也不用再擔心不用再守了,我不會去把水晶搶回來,你們好自為之吧。」
  語畢,他轉身就走。看不出臉上帶著怒容,但語氣卻更勝以往的冷漠,像似要拋棄這個世界般的……

  「落雨!」剛剛為了他怒罵人群的女人嘴裡喊住他,邊快速的跟了過去。

  結果還是失守了,我自責的望著落雨紛飛跟盟友離去的背影,眼淚在眼框裡打轉。

  對不起……對不起……
  昨天我明明知道的,我明明可以為這個城鎮做些什麼的……
  如果我有去看看情況,有把大家叫醒,有集結大家的力量一起對抗攻進來的敵人,今天落雨也不會對大家那麼失望了……
  都是我。都是我如此的懦弱。

  那麼多年來,只參與過一次跟敵國的戰爭,總是事不關己的躲在城內跟朋友嘻鬧,聽他們說著落雨紛飛的神奇事蹟。但我卻一直都沒有想到,那些事蹟都是落雨用他的時間,用他的精神血汗堆疊起來的,他總是溫柔的守護著這個城,而我們……做了些什麼?

  因為落雨紛飛創造的神話,激勵了敵國的人,敵國的人民不斷的成長壯大,而生活在漫雪城的我們,卻因為在落雨紛飛的羽翼下,變得依賴,變得什麼都做不到。

  而這一次,是那麼多年以來敗的最慘的一次。

  我心情低落的出了城,望著空盪盪的,被破壞殆盡的結界,不由自主的又開始鼻酸。

  隨手找了一隻怪就開始攻擊,卻發現平時只要一次攻擊就能置牠於死地,但今天卻打了兩三下才讓牠斃命,而且,我的血也損失大半。

  「怎麼……」我望了望怪物的屍體,和自己手中的武器,血從我的指尖滴落,我無法置信的發出疑問。

  「這個地圖的水晶,也連帶守護著我們的攻擊能力和防禦能力。」淚滴忽然出現在我身後,故做平淡的語氣還是難掩她的心情不佳。「水晶被奪走,代表我們的能力…也被奪走了。」

  「……………」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被奪走了一半,我難過的跪在雪地上,淚不斷的從臉頰滑落。

  都是我害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害的……
  我痛哭失聲,但卻已經於事無補。

  妄想能夠靠近你。
  察覺自己的懦弱,才了解那是多麼遙不可及的夢。
 
-- - - - -

待續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