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日子,我和小椽還有淚滴奮力的打著怪,提升自己的能力,比起之前,已經可以離城鎮很遠了。離那個雪白的城鎮越遠的地區,就越是潛藏著危機,不單單是怪物能力變強了,也越是接近敵國的領域。 
  漫雪城是由水晶守護著的,在城鎮的鄰近地區一直到和敵國的共用地區之前,每一個地圖都有一顆守護的水晶,每一顆水晶都有自己的結界,以阻擋外力破壞它,越是接近主城的水晶,結界力量越強,但也不是完全無法破壞,敵方人數多力量又夠強的話,是很可能打進主城的。如果沒注意到守護城鎮的水晶失守,還隨意的接近那些臨近共通地區的地圖,很可能下一秒就成為雪地裡的亡魂。 
  而這些事,也是在好久之後我才知道。
  在我傻愣愣的跟著守了幾次城,受了很多次傷之後。 

  「淚滴,快來!有小王可以吃耶──」我開心的大叫。 

  出了城之後的地圖到處都是怪物,我們口中的「王」,泛指怪物中能力比較強的,通常這種怪物,一個人沒辦法打死,靠團隊作戰會比一、兩人來得輕鬆很多,而「王」身上通常都會帶著不知道從哪劫來的高級裝備、武器或海量金錢,將「王」打死之後,就可以搜刮牠身上的金銀財寶為己用。
  雖然吃王這種行為危險性高,一不小心就可能送命,但財寶的誘惑還是讓不少人知道會死也躍躍欲試。我也是那犯賤的其中一人。
 
  「來了來了,妳怎麼總是精神那麼好。」淚滴氣喘吁吁的追趕著我的腳步。 
  因為我的迴避相當高,所以決定由攻擊力不高但是閃避能力強的我來擋王,然後淚滴幫打。 
  過程中我和淚滴又笑又叫又跳的,雖然我的閃避能力好,但是有時候跑不掉,硬是讓王巴了幾下,差點命喪黃泉,嚇得我還是乖乖的邊打邊跑給王追。 

  「王死了!搜!」我和淚滴開始翻找王的行囊,看看裡面究竟帶了什麼稀世珍寶,結果找到了強化裝備的石頭、金錢、發著金色光芒的武器、技能書,樂得我和淚滴不斷的大笑。 
  捧著滿滿的戰利品,我們囂張的去跟小椽獻寶。 

  「吃王不會找!妳們這兩個女人!」小椽追著我們跑,邊賭氣的大叫:「下一次見到王我就自己單吃!妳們兩個想分一毛都沒有──」 

  「哈哈哈──」我和淚滴放肆的笑著,邊往不同的方向跑去。 

  「我去,提神。」
  跑著跑著,突來的熟悉聲音讓我停下了腳步。 

  落雨紛飛…… 

  語畢,他離開朋友往我的方向走來,我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望著他,而他也忽然看到了我,但是他什麼都沒說,只是幽魂般的輕輕經過我身旁。 

  「好久……不見啊。」在他離開我一步遠後,忽然很想跟他說點什麼,我莫名其妙的擠出一句話。不過,馬上就後悔了。

  雨音妳這笨蛋!說這亂七八糟的什麼東西,人家跟妳很熟嘛?啊?誰會記得妳啊?他一定覺得妳是個跟他裝熟的笨蛋。
  我在心裡對自己叨叨唸唸著,活像個神經病。

  落雨紛飛背對我停在較遠的地方。不知道在做什麼,周身飄散出一陣煙霧。
  「嗯。」然後,淡淡的說。

  居然還真的回應我。

  「那天你睡得好熟。」什麼鬼東西。我的嘴巴又開始不聽話的亂說一通了。

  「嗯。」這你也回?
  一連兩次得了便宜還賣乖,我沒有辦法掩飾自己的興奮。轉過頭,想繼續跟他攀談,卻發現我的腳邊多了一個小生物。 

  「呵呵,好可愛的小傢伙。」我蹲下來撫了撫那個雪白小生物的頭,不自覺的笑著。然後有個人影在我旁邊出現,也跟著蹲了下來,肩靠著我的肩。
 
  ……這陣白色的煙霧是什麼?
 
  一陣有些嗆人,但又帶著淡香的白煙,在落雨紛飛蹲下時,跟著環繞在我身邊,但是意外的,我卻沒有辦法討厭那陣煙霧,和那股嗆人的氣味,因為……它們是這陣落雨帶來的。
  他沒有說話,用手指輕輕撫著小生物的下巴,眼裡盡是溫柔。 

  「……落雨紛飛,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嗎?」我愣愣的停止不了望著他,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他沒有回話,依然逗弄著小生物,卻看著我。 

  「呃、我……對不起,」被他那麼看著,我又慌亂得不知道該怎麼答話,腦子裡一團亂的組織出一些東西,吃力的解釋:「因為,你總是傲視群雄,比任何人都強,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好像、好像神一般,所以我……」 

  「那跟耗費的時間和金錢成正比。」沒等我解釋完,他忽然開始說:「我也只是個人,名聲或榮耀等等虛無的東西,都是用錢和時間砸出來的,沒什麼值得驕傲的。不需要神格化我。」 

  「就是這樣謙遜的落雨紛飛!才值得我把你神格化!」這一句,我倒是喊得很果決勇敢。 
  因為,我遇過的很多強者都是驕傲的,仗著有財力,仗著有人氣,仗著有能力,總是囂張的大放厥詞,似乎就怕人家不知道他這號人物。但是只有落雨……只有他不一樣,他不多言,總是一個人坐在懸崖邊,時而沉思時而熟睡,冰冷的眼神裡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但是守城時,他卻永遠是第一個到達前線的,默默的,什麼都不說,殲滅所有敵人。 

  「隨妳。」口氣依然冷漠,但在他起身時,我卻看到了他嘴角的淺笑。 

  然後,他瞬間就消失在城裡。
  只殘下淡淡的煙味……

  希望他不會覺得……我是個奇怪的女孩。 

  「……」還在低頭回想著剛剛的狀況,小椽卻冷著臉從牆邊的暗處走了出來,語帶刺的問:「妳對落雨,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崇拜了?」

  「你聽到了?」我瞬間羞紅了臉,緊張著等一下不知道小椽跟淚滴又要怎樣的損我。想到這裡,我心虛的反駁著:「還不是都被你影響的!從小到大都聽你提他的名字、說他的事情,我都快能倒背了!要不然誰知道他是落雨還是落雷的……」

  「所以妳只是受我的影響才跟著崇拜他?」小椽繼續冷冷的質問。

  「嗯……」一次比一次的心虛。

  「以後不提他的事了,一個字都不。」聽完我的答案,小椽冷冰冰的丟下這句話,拂袖而去。

  似乎有什麼事變得不對勁……
  平常開朗熱情的小椽為什麼忽然那麼冷漠。
  我不明所以,但卻覺得很慌亂……
  我做錯什麼了嗎?

- - - - -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