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和平了一段時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落雨紛飛那天以一擋百的戲碼震懾了敵國,好一陣子沒有再來侵犯我們的領地。

  平和的氣氛讓我不由自主的怠惰,平常總是到處拉著朋友聊天或是遊山玩水,或者蹦蹦跳跳的跳上城裡最高建築物的屋頂,俯視著迷濛而柔美的漫雪城。有時候,也去賭場坐在角落發愣,打個盹或恍個神之類的。城裡的賭場很大,而且也沒人管理,大家去玩都是自主性的掏錢,然後開始遊戲,其他的人不是去看戲,就是篝火取暖,在裡面三三兩兩的聚集起來談天說笑。

  那天,我如同往常走到了賭場的角落裡挨著牆坐下,聽聽其他人談論八卦,不知不覺就沉沉睡去。隔天醒來時,卻發現這個清晨的空氣似乎變得沒有那麼冰冷刺鼻,而且,身邊似乎有著人的體溫。

  我轉頭看了看,卻驚訝的發現……落雨紛飛抱著膝,坐在我的身邊睡的很沉,身上的鎧甲還是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但睡顏卻像個孩子般的單純,毫無殺傷力。

  「這這這這這……我……」我訝異的語無倫次,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對他說話還是自言自語。
  清晨的賭場完全沒有人,只有我們兩個縮在角落。之前就常常聽說他的名字,經歷了上一次守城之後,這還是第一次離他那麼近。而且賭場那麼大……為什麼是坐在我的身邊?而且是,緊貼著我。

  「……」被我的聲音吵醒,落雨紛飛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抬起頭望著我。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但……我……」看著他清澈的雙眼,我的緊張度更往上提升,努力的想把話說好卻徒勞無功。

  「不要緊,是我嚇著妳。」

  「我只是……因為全鎮最強的神人坐在我身邊,有點受寵若驚而已」我緊抓著自己的衣服,低著頭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上次,謝謝你救了我。」

  「嗯。」他訕訕的望著我。

  「那我先走了!真的很不好意思吵醒你!」被看得不自在,我抓著衣服滿臉通紅的奔出賭場。

...
....
.....

  「落雨紛飛坐在我身邊熟睡──
   落雨紛飛坐在我身邊熟睡──
   落雨紛飛坐在我身邊熟睡──」
  一整天,我摀著發燙的臉不斷的對好友小椽和淚滴哇哇怪叫:「神人!是全鎮最強的神坐在我旁邊睡覺耶!賭場如此大,為什麼是我旁邊呢?」

  「他只是想取暖吧……妳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大驚小怪。」淚滴和小椽都不以為然的說著。

  「你們真不浪漫。」我噘著嘴生氣。其實我知道,落雨紛飛那麼做一定沒什麼其他用意,但是不甘心生活總如此平凡的我,就硬是想讓事情帶點想像空間。例如:全鎮最強的神人,對柔弱的平凡女孩伸出援手後就一見鍾情之類的。當然,如果我說出口,我想小椽和淚滴一定會狠狠的說要把我收拾一頓,所以這些話還是自己想想就好。

  不過,你真的是什麼都沒想的就坐在我身邊嗎?
  帶著點期待,忽然盼望起哪天會有答案。

  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但是當時我卻沒發現,在我滿臉洋溢著興奮和羞澀的同時,小椽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

- - - - -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