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尋新的安身之地時發現了大概七八年前寫的由網戀轉為擬真的長篇小說,雖然後面有20多話因為論壇關閉而跟著炸了,但作為回憶還是把殘存的章節PO過來,喜歡言情小說的讀者就解解渴吧~

  當時剛開始寫所以筆拙,希望大家還看得下去了。

*****

  我誕生的地方,是個白雪靄靄的城鎮。
  一年四季總是飄著雪,沒有一處不是雪白的世界。
  縱使它總是冰冷的讓人呼吸困難,但我卻鍾愛著這個世界,純白的,不帶一點雜質的世界。

  那一天,依然下著大雪,我和朋友在城的中央踢著雪,邊悠哉的閒聊。

  「今天守城,聽聞落雨紛飛又締造了新紀錄,單場殺人數就破了200人吶!」身邊的朋友──小椽,忽然興致勃勃的討論起一個我不熟悉的名字。
  「真──強大啊,你們看見他身上的裝備了麼?跟我們這群小毛孩真是天壤之別啊──」另外一個朋友誇張的拉長聲音嘆息著。
  「年紀輕輕本領就如此高強,如此的與眾不同,到底怎麼辦到的?」大家又是讚嘆又是疑問的。

  「小夥子,落雨紛飛並沒有你們想像中來得強好嗎!成天討論他,不如都去練功!」管事的盟主老大哥忽然不悅的出聲。這一開口,大家都噤了聲。


  「喂……落雨紛飛,是誰啊?」深怕觸怒盟主,不敢公開問,我將小椽拉到角落小小聲的詢問。

  「什麼!妳竟然不知道落雨紛飛是什麼人物?他是這個城鎮最強的人,小小年紀就有著過人的打鬥技術,身上的裝備也帥氣得緊!吶、吶,妳瞧妳瞧,那邊全身發著金色光芒的人就是落雨。」小椽誇張的比手畫腳,說著說著便往遠方指去。

  遠方的人群中,有一個人如同標的般的存在,穿著做工精細的銀製盔甲,身上發著炫目的金光,整個人看起來傲氣逼人的……女孩。
  對,是個女孩,她有著一頭銀白色及肩長髮,小巧的臉蛋,秀氣的眉和眼,看上去年紀應該只大了我四、五歲,纖弱的模樣卻有著很強的氣勢,手中的武器帶著的那股肅殺之氣和血腥味,也和她的氣質和名字相當不協調。這名字,本就該是個柔情似水的女孩所擁有的……然而,她卻總是讓我有哪裡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

  那是我對落雨紛飛的第一個印象,當時我年紀尚小,對什麼殺人、打鬥、守城等等的事沒什麼興趣,就只知道大家都說這孩子很特別,但是我卻對她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
....
.....

  轉眼間幾年過了,我也成長了不少,年齡也是,功力也是。
這時候身上穿的衣服,已經是當年在落雨紛飛身上所看見的,那套帥氣的銀製盔甲。
  身著同樣的裝備,讓我想起當年那個氣勢凌人的女孩,現在不知道如何了,縱使小椽成天對我提落雨紛飛神奇的事蹟,但我卻沒見過她幾次,或者該說,我不會主動去注意落雨紛飛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咚咚咚咚咚──」
  「所有的人都來幫忙守城!敵方快攻到主城了!」還在沉思的當時,城外響起了戰鼓的聲音,接下來是一片慌亂,還有規模較大幫派的人求支援的聲音。

  「還在發什麼愣!再不去幫忙守,大家都不用修行了,日後就等著被敵國欺凌吧!」我站在人群中動彈不得,還沒弄清楚狀況,就有人對著我的臉斥責的喊。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讓我那麼手足無措的狀態。

  被訓得慌了手腳亂了分寸,我匆匆背起平常使得順手的琴,跟著人群往城外移動,過了幾個鄰近的地區,開始看到有敵人出現。

  「嗚啊啊!」一陣又一陣的,鎮民的慘叫聲不絕於耳。還沒來的及看清眼前的狀況,身邊的人已經死傷大半,原先擋在前頭的人,此時也一個一個的倒在血泊中。
  剎那間,敵人挨近了我跟前。

  「不要……」我劇烈顫抖的捏緊了手中的琴,睜大了眼睛望著敵人的武器向我快速劈下。
  「不要!」我驚恐的叫出聲,緊閉雙眼,等待著死亡降臨。
  這或許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離死亡那麼的近。

  再見了,我愛的這個世界。

...
....
.....

  半晌,依然沒有痛楚來臨,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落雨紛飛,擋在我前頭。
  拿著雙刀制住了敵人的武器,英姿凜然的擋在我的面前,我站的角度稍稍看得見她的側臉,她的表情冷漠且絲毫看不出畏懼,在我跑開之後,瞬間就解決了眼前的敵人。然後,恣意的殺戮,直到敵人的血染紅了整個雪地,直到,沒有敵人站立著為止。

  那是我真正,對落雨紛飛這號人物有了深刻的印象,強大的,冷漠的,值得畏懼的。

  「她真的……好厲害……」接下來的幾天,我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眼光成天追尋著落雨紛飛的身影,她沉默寡言,不常開口也不常跟與人交際,總是獨自靜靜的坐在懸崖邊。

  「妳該不會被救了那麼一次,就對他鍾情了吧?」小椽說著,似乎有些不是滋味的敲了敲我的頭。

  「只是那天被救了……覺得她很帥氣罷了。」我不甘心的嘟著嘴反駁:「倒是你,從小就嘴上直嚷著落雨紛飛、落雨紛飛的,你才真的鍾情於她吧。」

  「怎麼可能……他是個男人!我才沒有斷袖之癖。」小椽打了個冷顫,表情怪異的擺了擺手。

  「!」聽到這裡,我睜大了眼望向小椽。
  「落雨紛飛……明擺著是個女的……你怎麼說……」我結巴的沒辦法把話說完整。

  「他是男的,一直都是。只是外表比一般男人秀氣了許多許多,而我也只把他當作一個目標,對他沒有額外的感情。」小椽像在澄清什麼,認真的看著我道。

  ………落雨紛飛,是男人。
  所以,我當年看著他感受到的違和感,原來是那麼回事。

- - - - -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