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覺得……我最近更文速度有變快你們有發現嗎?XD(群眾壓力)雖然我以前常棄坑,但我相信我對防彈的愛能促使我把文好好寫到結局的。

※※※正文※※※

  即使每天依舊持續著無意義的對話,兩人之間的羈絆也在簡短的語句間不知不覺變得更深刻。

  她有她自己過不去的檻,所以有時她不會太過主動的找他,後期反而是他開始常會主動的在晨霧瀰漫的時間傳訊問候她。「早安。」明明在心裡已經設定為不同的兩個人,但那俐落的字句卻似乎讓她聽見他剛起床那恍惚依舊的酒嗓。

  「早........那時才幾點,你不會太早起嗎?」看了看訊息時間,這人明明昨天是跟她一個時間就寢,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有辦法總那麼早起。

  「我又不是妳,懶散。」似乎忙完了,他在延遲了約半小時後開始回覆。

  假日的時間她的確沒有一絲早起的意思,常常都到了日輪當午,她還糾纏著被子不肯起身,就算是現在也一樣,她側躺著用單手緩慢打字,即使身體對她發出飢餓的訊號,她還是依戀得不想從被窩離開。

  就在此時,他忽然語氣嚴厲的連發了訊息。「不要再躺了,給我起床。」「整天跟個宅女一樣懶散又不喝水不運動,妳在公司時一定也連廁所都會忘了去吧?」「說了對自己好點了。」

  她被訊息內容瞬間驚嚇得清醒過來,從床上倏地坐了起來。「你裝了監視器嗎?」這些她從來沒跟他提過,卻通通被他一語中的。

  「這不用看,妳的習性光用想的也知道。」她這才回想起來,他們不知不覺也認識了近兩個月的時間,在每天累積起來那點點滴滴的文字裡,他已經變得那麼了解她了。本來以為他什麼都不會記得的,也沒有記得的必要,但他卻常常暖心的叮嚀一些她自己都沒注意到的瑣事,有時真實得像就活在自己身邊一般。

  「閔玧其..........你啊,被這樣喜歡著覺得負擔嗎?」她不知道該稱呼他什麼,所以還是用了那個名字,每每打出這三個字時,連她自己都不懂她究竟想依賴的、想對話的究竟是誰。

  「妳說妳嗎?」

  「嗯........之類的吧。」

  「要負擔早就負擔了。」所以是還可以承受,還可以繼續依賴的意思吧?雖然感到甜蜜但也不過僅止一秒的時間,她知道或許他的溫柔不是只有用在她的身上,這個答案也不限於她一個人。

  他是閔玧其嘛,不管是真或假,他所承擔的感情所承擔的期望都是無法想像的,當然也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增減而有所感觸的。

  對他而言她是什麼樣的存在?雖然常常想詢問,但又覺得自己渺小微不足道得可笑而緘口。

  嘗試著脫離倚賴他的溫柔、他的陪伴,她和隼走得越來越近,時不時的兩人就天南地北聊到天亮。但她依舊在空檔之餘,在夜深人靜之時,等待著他的回覆,但他似乎變得更忙了,在和隼變得親密的這段日子,他的回覆減少了,有時殷殷期盼,一天也等不到十句回覆,等不到他一貫的催趕她上床就寢,等不到那簡單的一句「晚安」。

  膩了吧..........?

  因為退卻,她找他的時間更少了,兩人之間的聯繫像是鈍刀切藕,藕絲雖斷猶連,脆弱虛幻的關係在風裡搖搖欲墜,像是會隨時消逝。在連著好幾天沒有隻字片語後,她的心真正的放棄了,看著帳號掙扎究竟要繼續陷自己於那種浮沉不定的局面,還是要狠下心封鎖,思索了一天後她終於下了決定。

  「閔~~~~~玧~~~~~其~~~~~~~~」明明是要按下封鎖,不知道為什麼手卻不聽使喚的打出字發送出去。或許很想他吧,真的很思念吧,她壓抑不住的洶湧情感全部顯現在文字上。
  「喲,稀客啊。」或許真的是太多天不見,他帶點訝異的吐槽她。
  「稀客個屁,快抱抱我。」
  「過來。」
  「飛撲~~~~~~~~~~~~~~~~~」
  「抱住。」今天的他相當讓人意外,沒有二話的全力配合所有要求。「怎麼了?忽然這樣。」似乎也對她突如其來的熱情感到好奇,他開口問。

  「忽然的強烈的想念你啊!」她嘟著嘴幾乎想要抱住手機,對他今天的溫柔完全無以抵抗,剛剛才鐵了心決定要封鎖,現在卻不知道把那件事拋到九霄雲外的哪裡了。

  不過就在她還沉浸在他不同以往的寵溺時,他忽然又開口:「對了。要告訴妳。我打算關了帳號。」

  「你說這帳號嗎?」她忽然一陣耳鳴,銳利的金屬音閃過腦內讓她感到無比暈眩。

  「對。」
  「看吧我就說,當初自己說不關的,膩了吧?」她在螢幕的那端勉力撐起酸澀的笑,佯裝毫無影響的用平穩的語氣打字。
  「所以要聊天趁早吧。」
  「關的原因呢?」
  「覺得有負擔了。」
  「應該不是因為我吧,我這幾天沒啥吵你。」
  「不是妳。」聽到他的答案鬆了一口氣,但卻依舊開心不起來。

  「知道了,本來就知道會有那麼一天的,要好好照顧自己,要過得好。」她打字的手在發抖,眼前慢慢擴散的霧氣讓她幾乎看不清螢幕。
  幾乎已經無法再說下去,她眼裡淚光閃爍,明明想挽留,卻一個字一個字打出的都是違心之論。「謝謝你這段時間的陪伴。」
  「雖然時間很短,但不知道為什麼變得很在意你。」最後,她說出了她內心一直想坦白的真實。

  「難過嗎?」他輕輕問。
  「別難過。我不想惹哭妳。」她知道的,從她第一次因為他落淚,他就說過不想再看到她哭,不希望她因為他而受到任何傷害。
  但玧其啊,你知道你這樣不帶情感的溫柔才是造成傷害的主因嗎?
  明明無法回應卻給予希望,卻在人心動搖後又打算隻手摧毀一切的連結。你總任性的來去自如,絲毫不關心他人的感受。

  「別難過了,要照顧好自己,我說的話要聽。那些是真的沒騙妳。」他像以往般用他的緩慢節奏碎嘴,做最後的叮嚀。
  「我知道。」含在眼眶的淚水此時早已在她臉上綻開了一朵又一朵晶瑩透明的淚花,她紅著鼻子痛苦的閉上眼。
  「嗯,有什麼還想跟我說嗎?」
  「我會記住你的。」打字的同時她啞著嗓子說。


  「那...................我有話要說。」
  「嗯。」


  「就是,」他頓了頓。

 


  「愚人節快樂。」
  「騙妳的,我沒有要關帳號。」在這句話跳出來的同時,她似乎也看到空氣中浮現了他咧著好看的唇壞笑的表情,聽見那個空茫醉人的大笑聲。

  「幹!!!!!!」
  「你真的很機車!!!!!你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知道上當後她完全理智斷線大崩潰,眼底併淚語無倫次的只知道滿嘴粗口。

  「我爽。」他只是簡潔的答。

  「大白痴!!!!!早知道就不要在這個鬼日子跟你說話!!!!!!」
  「呵,知道還被騙。」達成了這項任務似乎讓他心情很好,他不住的回嘴嘲笑這個容易上當的笨女人。


  「超~機~車~嘴上說著不想妳難過然後明擺著看我哭,你真的王八蛋!」
  「你這傢伙撒旦轉世的吧你!」她邊哭邊拿出畢生最快的打字速度,用盡畢生所學能夠使得上的名詞形容詞用來咒罵他。


  「呵,這撒旦妳不是挺想他的嗎?」看她崩潰似乎讓他得到相當的成就感,他自信爆棚的答覆讓她氣得幾乎要腦充血。
  「我被鬼附身。」
  「那也想辦法整回來吧,如果妳做得到的話。」

  「你這幾天是死去哪了。」
  「當然是忙才會消失,妳不也沒找我嗎?」以為自己的存在與否對他並沒有差別,對於被注意到她還是帶著甜蜜感笑了。「又亂想了?」他問。
  「我...........」她說不出口她的矛盾,但她覺得似乎不說他也會感受得到。

  那天兩人的關係又回復到以往的打打鬧鬧,他總像能探知一切,用毫不費力的手法輕易讓想要的一切盡入彀中。

  她像隻被剪了翅的鳥,嚮往著自由,卻離不開他無意築起的感情囚籠。

 

  至少,在隼告白以前是的。

 

-----待續-----

, , , , , , ,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Yusyuan huang
  • 真的被騙了乾XDDD什麼愚人節啊這

    可是真的好好看ㅠㅠ
    當下看著帳號要關整個跟著很傷心ㅠㅡㅠ
    就這樣結束了么的心情ㅂ
  • 是吧,還在傷心的時候忽然來個大逆轉啊XD從地獄爬回天堂的感覺

    權光熙 於 2016/06/30 03:00 回覆

  • Y.C
  • 看到愚人節那裡眼淚都逼回去了 版大我可以揍你嗎((陰笑 我要做等更((拍桌 不過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不是真的玧其 看樣子應該是了XD
  • 去揍玧其不要揍我啊XD人不是我殺的~~~還不知道A____A一切都還是謎

    權光熙 於 2016/06/30 02:55 回覆

  • sowu
  • 我真的以為他要關帳XDD 然後跟著女主一起罵了幹哈哈哈
  • 是不是XDDDD被整的那種心情真想打死對方……

    權光熙 於 2016/06/30 02:50 回覆

  • 敏希
  • 愚人節那段,真的是有種想要把閔爺打下去的感覺,要是我我也會飆髒話出來(●°u°●)​ 」
  • 真的!!如果在面前一定揍他!!

    權光熙 於 2016/07/01 00:2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求更 ~~~
  • 沒問題這兩天上菜

    權光熙 於 2016/07/15 23:41 回覆

  • 巡
  • 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歡~~~~我是潛水很久的啊米~~~~看了這文都快掉坑了XD
    不管是文筆還是語氣都好棒啊!!!霸氣的感覺好幸福(問題發言
  • 所以就快點掉坑吧XD跟我一樣爬不回來~~~
    謝謝你的誇獎^^很開心喔~

    權光熙 於 2016/07/15 23:38 回覆

  • LoveExo1127
  • 什麼東西竟然給我愚人節!!!(-_-メ)
    害我還做好被虐的準備(ヽ´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