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想過這篇文居然會成為我被催稿最嚴重的一篇XDDDDD上一篇留言居然達到十篇了,我真的壓力很大~~~~所以就趕緊找時間更。

在我耍脾氣時,不知不覺部落格單日瀏覽居然到了1500人次,真的很訝異…………謝謝讀者們的支持(鞠躬)

※※※※※※※

隔天起床時她的胸口像被什麼壓著,胸悶得喘不過氣,望著沒有訊息通知的手機,她把它放在一旁又閉上了眼。

 
鬧劇該結束了,就到這裡。
她發誓,不會再主動接近他了。
 
早上十點,訊息音大作的同時,她的心也跟著狠狠顫動。
 
「ㄚ頭,醒了就出聲。」
「吱。」她無厘頭的隨意按了個怪異狀聲詞。
「我不找妳就不會找我了是嗎?」
「有人昨晚叫我閉嘴。」
「一點錯都不肯認嗎?」
 
「做對雙方都好的事為什麼要認錯。」即使睡了一夜,她沒有忘記他嘴裡那個ㄚ頭。
一定很珍惜吧是不是?才會為了她,而做了自己不喜歡、不擅長的事。
 
「讓我氣成那樣,妳也內疚點。」
「雖然是內疚了。」
「嗯?」
「但為什麼那麼生氣。」
「妳懂什麼。」
她是不懂,不懂為什麼他要為了個他嘴上毫無關係的陌生人生氣。
 
「吃飯了嗎?」跟她周旋了很久也得不到一句道歉,他似乎放棄了,接近中午時順勢轉了話題。
 
「今天要跟朋友吃飯,正在等呢。」
「出門小心點。」
「嗯。」若無其事的回話,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為了他的關心而節奏凌亂的跳著。
 
今天出門,一半是為了工作一半是出遊,不然在認識他這段期間,其實她非必要不太參加跟其他人的聚會,因為會減少了跟他相處的時間。在她發現她低頭回訊的時間,身邊的人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車子也早就撇下她逕自出發,她才懊惱得大叫出聲。身邊剛坐下的幾個年輕男孩停下嬉鬧,好奇的看向她。
 
「我居然沒發現車跑了。」她只顧著發訊向他抱怨,完全忽視那些視線的穿越過車站長廊。
 
「呵,活該。妳現在怎麼辦?」
「搭計程車吧,搭到目的地很貴的。」但,能夠跟他好好說話就好,她並不在乎多花那點錢。
 
到目的地時朋友們一個都還沒出現,她暗自咒罵了一聲,習慣性的又拿出手機發訊息給他。
 
不是說了不主動找他,這是做什麼呢?她嘆氣。
 
「叫我12:00準時,一秒都不準遲到的人居然連個影子都沒啊混蛋。」她站在約好的燒肉店門口,冷得直打哆嗦。
「只有妳一個嗎?」
「嗯。」
他陪著她聊天瞎扯,讓她在冰天雪地的溫度下好像若有似無的有股暖流環繞著。直到時間過了快一個小時,他想起什麼忽然問:「人是到了沒?」
 
「到了。」她拍了他們用餐的畫面,和滿桌的美食傳給他。
「這是炫耀嗎?」
「呵,告訴你我有好好吃了。」
「有吃就好。」
知道她安全後似乎放下心,他回訊的速度變慢,然後又悄悄的消失了。
 
面對著滿桌的美食,其實她一口都吃不下,回想起昨晚的對話,她覺得腹絞痛,覺得有人掐著她的頸子,讓她幾乎窒息。
同桌一個只見過一、兩次面的男孩發現了她的不對勁,細心的詢問她是不是身體不適。她搖了搖頭,咬著牙笑著硬吞了好幾口剛烤好的燒肉,一陣反胃。
 
「我被你搞得吃不下飯。」覺得自己這幾天吃飯根本就是拿錢往水裡砸,花了大錢卻吃沒兩口,她滿心埋怨的發訊給他。
「我有怎樣嗎?」
「是沒怎樣。早上起床就感覺這身體完了。」
「感冒了?」
「不,就心情不好的那種胸悶反胃感。」
「我的錯?」
「我的錯。」
「我知道。」他回答的理所當然。
「………………」「我當初怎麼會手賤加你好友。」
「我也想知道。」
吃飯的途中、玩遊戲的途中、逛街的途中,她總是心不在焉的不自覺拿出手機發怔,如果訊息音響起,她更是毫不猶豫的無視眾人存在,直接秒讀秒回。
 
這一切都讓那個男孩看在眼裡,他好奇的瞥向她的螢幕,看著那沒有頭像的對話框露出了稍微疑惑的神情。但看著她專注的側臉,他笑了笑默默為她把關眼前的路,隨時注意她的狀況,就怕她一不注意摔了。
 
她沒有注意到身邊現實存在的那抹溫柔,只專注沉浸在跟他的唇槍舌劍中。
「呀,你看這也不順眼看那也不順眼。管東管西囉哩叭嗦,你就說說看你到底哪裡看我順眼了!」
不知道從哪時開始,兩個人回話回得又起了火藥味,她氣呼呼的一股腦把自己想講的話打完發送出去。
 
「妳不想聽可以封鎖。」但這一長串文字照例只得到他冷漠的回覆。
「喔對,反正那麼多人找你,少我一個你也沒差。」
「有沒有差是我的事。要跟我說話就乖乖聽我的。」
「啊~~~~沒有辦法一百趴啦!!」
「妳他媽連五十都沒有!」「昨天的事我想起來就生氣!」
「你到底氣什麼?」
「叫妳早睡妳昨天幾點睡?」
「我最近都很早啊!昨天那是在跟你吵架!」
「妳承認妳跟我吵架?」
「我…………………………」她心虛的噤聲。
「嗯?鬧什麼嗯?」
「那樣不是兩邊都好嗎?哪有鬧。」
「以後不可以拿身體開玩笑。」
「知道了。」
「昨天為了趕妳回家,我工作完全沒動。幹!」
 
「…………對不起嘛。」嘴上軟了語氣撒嬌,她嘴邊卻掛上了淺淺的笑。
又爆了粗口啊…………但這平時看來極其粗俗的字眼,怎麼在這時卻讓人心裡像吃了蜜一般甜。
這顆扎口的糖,總是讓人嚥也不是吐也不是啊……
 
「沒有下次了。」「不會開過分的條件,以後聽就是了。」
「知道了。」不知不覺中,她一步步被制約的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嚴重。
 
「還有,我早說了不想說我使用的理由。妳自己要我說的,說了還跟我鬧。」
「嗯…………」她其實早在答案公布前就猜到了,如果不是她猜的那些無聊理由,那就一定是為了某個人吧?某個,他珍惜的人。
 
她臉上的表情又由幸福滿溢漸漸的僵化,她想起真正的理由,忽然對依舊無法死心,還在這裡糾纏不清的自己感到厭惡。
 
介入別人的感情有趣嗎?我是這樣掩耳盜鈴的人嗎?
 
「好了,我工作了。妳乖點。」
「嗯,加油。」
在他完全消失前,她掙扎了許久許久卻依舊控制不住自己奔流的情感。
「我……」「很想你。」輕輕的敲下幾個字,她按下按鍵送出。
「知道了。」他淡然的回覆。
她不曉得他理解了幾成,在那短短三個字內包覆的,她滿溢的、滿腹掙扎的矛盾情愫。
 
為什麼會變得那麼喜歡你?
 
越接近越膽寒,害怕自己因為他什麼原則都喪失了。
 
在她好不容易關上手機抬眼時,撞上了一對銳利但溫柔的眸子。
「地面濕滑,要好好走啊。」他細長的雙眸不笑時看上去很兇,但帶著微笑時瞬間浮現的臥蠶讓它成了一雙笑眼,看著很舒服相當有親切感。
「喔。」她聽話的點了點頭,走在他身後。
 
走在前頭的朋友們的喧鬧和他們兩人之間的靜謐成了對比,他就這樣什麼都不說的走在距離三步遠的地方,時不時的會回頭注意她跟上沒。朋友們發現了這個奇怪的情況,開始一窩蜂的瞎起鬨,在聚會結束時拱那個瘦高的男孩送她回家,而他也沒有二話的答應。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朋友們一哄而散後,在地鐵站等車時她抬頭對他說。
「沒關係,都答應了不是。」他清淡的笑笑,搖搖頭。
 
一路上他話不多的陪在身邊,她想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訊息卻覺得尷尬,於是只好一路忍到回到家門口。
「謝謝了。」她彎下身深深鞠了個躬表達謝意,她們家附近的確是比較偏僻,那麼晚的時間如果沒有他陪著,這條路她一定走得戰戰兢兢的。「但,你怎麼回去?」
「會有辦法的。」
「嗯。」
在她轉身開門上樓前,他忽然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她的袖子。
 
「Kakao的ID,交換吧。」他用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勢凝視她後開口。
「咦?嗯、好啊。」她遲疑了一秒後拿出手機,螢幕上那個沒有頭像的對話框跳了出來,她嚇得手忙腳亂的把它按掉然後加了好友。
 
她的慌亂他都看進眼裡,只是牽了牽嘴角確認好友後就揮手離開。
 
晚上她同時收到了他與他的訊息,整晚躺在床上的時間都忙著回訊。但,回覆那個幻影的時間比重就是多了非常非常多,而且幾乎是他一回覆她立刻就點開回覆。
她深深嘆口氣,覺得自己嚴重得沒藥醫。
 
比起現實存在的溫度,她還是更依戀他一些嗎?
 
連他是不是閔玧其本人都不知道,連他是圓是扁都不知道,但卻已經沒有辦法忽視他在她心中的份量了。
 
接下來的我們,會走向怎樣的結局?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催更者😂😂
  • 終於啊 終於讓我等到了 感動~😭
    每次想到你可能會更文
    就看看FB上貼文了沒
    不然就跑來這看你更文了沒~~~

    這文真的很好看
    期待下集 加油😁
  • 這幾天可能更文速度會稍微的快一些些~~~
    謝謝你們不離不棄一直等我~~~>"<

    權光熙 於 2016/05/29 23:56 回覆

  • 蕭墨
  • 終於更了啊
    心中無限激動QAQ
  • 我也很激動(什麼)
    這篇會讓大家一直等我真的好受寵若驚~~~

    權光熙 於 2016/05/29 23:55 回覆

  • 萊克三
  • 打字辛苦了!!!!!
    好看呀
    忘了哪一集還看到想哭

    一邊看一邊想像閔玧其的臉XD
  • 能讓你感同身受想哭真是太好了wwww

    權光熙 於 2016/08/06 1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