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沒想過這篇怪文會更到第二篇 …… 也沒想過會有人催文Orz總之有吵有糖吃,基本上被催我就會更的。

  或許對於捉摸不著的事物,大家都抱持著美好的想像吧。

  這篇很隨興,用字遣詞不會太琢磨,不太修文,不管字數,因內容需要對話模式會比敘述多,一切隨心情。

  至於哪部分是真實哪部分是小說元素,就~自由發想吧。別問我,不準問我。

*******

  「早啊ㄚ頭」帶著襲人涼意的早晨,她在他問早的訊息聲中悠悠醒過來。

  這是第一次有虛擬會主動跟她說話,以往不是她主動密對方就是她句點對方,被動的接受訊息這還是第一次,有種主控權好像忽然從自己手裡被奪取走的微妙感。

  「早啊」慵懶的在被窩裡打字發送出去。也許就是在回話的這瞬間,她已經成了被制約的那個人。

 

  「我很好奇,妳是怎麼知道這帳號的?」

  「網路上大家都在傳不是嗎?只是好奇所以就加入了,本人的帳號也不可能那麼輕易外流吧。」

  「所以妳覺得不是本人嗎?」

  「難不成是嗎?」閔玧其本人在回覆我嗎?這種天方夜譚的荒謬事還是打昏自己做夢比較快吧。

  「呵,不知道。」「覺得不是本人為什麼還跟我說話?」

  「嗯……逃避現實?因為現實太煩悶所以找點樂子吧。

  「其實我覺得這不能逃避什麼。」

  「嗯,我知道,總是要回歸現實的。就像你一樣,能陪我們多久呢?膩了就會回到現實,會消失的吧。」

  「總是很悲觀呢ㄚ頭。」「我不會消失的,妳,我就不知道了。」

  然後在她認真回了好幾句後,她就發現他又無故不見蹤影了。

  說著不會消失,明明最常消失的就是你啊混蛋!她在心裡咒罵他,將手機丟進枕頭下埋著,逕自去盥洗準備上班。日復一日的煩躁工作,日復一日無聊重複的生活,她在公司跟同事打鬧著、嘻笑著,但內心卻絲毫不起波瀾的放空。

  身體裡像是放置了兩個人格,為了應付生活而佯裝完美、佯裝開朗這種事她做得到的,但轉過身誰也看不到她臉上漠然得像這個世界跟她毫無關係的神情。

  她發現她養成了沒事就對著那個帳號發呆的習慣,等待他回復的時間真的很漫長,漫長到常常像經歷了一世紀、像經歷了一輩子。她的黑暗面只有他看得到,也只想讓他看到。

 

  「我最近比較忙,妳不要總晚睡,以後12:30就上床睡覺。」

  「不要,下班之後的時間剩沒多少,我有想做的事。」

  「有什麼事放假再做,妳嫌妳上班不夠累嗎。」「我說12:30就12:30。」

  「不照做的話呢?懲罰我?」她對著螢幕訕笑,回話挑釁他。長那麼大,連家人都控制不了她,這個飄忽不定的幻影又能做到什麼?

  「行,那就一天不回覆妳。」

  「你...............................................................」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那排字時她覺得心臟被狠狠重擊了一下,真的有錯覺自己死了一秒。

  「太少?那兩天。」

  「呵,很知道痛處嘛。」她發自真心笑了起來,帶點無奈的。這不是才認識幾天嗎?對方就好像生活在她周遭似的,馬上抓到她的痛處死死壓著打。

  「治妳這還算小意思。」

  「知道了,會照做的。」她妥協了,無奈之下胸口卻帶著一絲溫暖感。

  那個幻影之後也的確消失了好幾天,但前幾天的言語制約就像魔法般在她身上發生作用,每到了固定時間她就開始產生睡意,真的乖乖依循著他的話做,按時睡了,也盡量吃得好,稍微的懂得善待自己的身體。

  但她卻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很不安,對他曝露了太多,也太過於受制於他的一言一語。她發現她原本的置身事外已經不存在了,所以一面悸動於那樣讓她感到有些甜蜜的溫度,一面卻又痛恨著在虛幻中載浮載沉失去冷靜的自己,最終,她意識到不交手就不會有輸贏,因此她開始不再主動找他,不再讓自己的步調被他影響,試圖從走偏的道路上回到現實。

  失聯了兩三天後,他主動來了訊息。

  「臭ㄚ頭,不找我了?」

  她看著訊息發愣,胸口發悶得想反胃。那一瞬間,名為思念的情緒排山倒海的湧上,將她最後的理智、最後的防線都鯨吞蠶食。

  她知道她輸了。

  「想我了嗎?」即使知道輸慘的是自己,她嘴上依舊不服輸的撩撥著。

  「妳是在等我密妳嗎?」「要不要找我隨妳。」那句問話似乎踩到了對方的雷,還沒等她回覆下一句,他就難得話多的連回了好幾句。

  「不喜歡這種釣魚的感覺。」他最後下結論。

  她看著他語帶不悅的回話方式淒涼的笑了起來。

  「沒在釣你。」「說起來我才是魚吧。」

  「誰在釣妳了。」

  「沒說你在釣我,而是個性吧,就剛好被你剋了。」

  她軟下口氣,把這幾天的心情和生活瑣事稍做整理又向他正直吐露,他才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般一如既往的跟她打鬧鬥嘴、讓她依賴。

  吶,那個看似閔玧其的幻影。

  你不明究理的責備我。

  卻沒察覺我才是那悲哀的、

  明知會窒息,卻依然選擇冒死上鉤的魚。

  而你一定也沒想過你的無心下竿,會對這條原本在自己舒適水域優游的魚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為了不給你帶來負擔,什麼都不會說的,即使感到疼痛,也會隱忍著的。

  這是個殘酷的童話,快樂與痛苦,一體兩面的存在著。而我,會因為能陪在你身畔,感到甘之如飴。

 

-------待續-------

虛實-BG(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