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suga2.jpg

 

  「呀,你這死小子,你剛剛對那棵樹做什麼了!」身材纖細,頂著一頭薄荷青綠髮的男人,出其不意的站在兩個小男孩背後,眼神凌厲的瞪視著他們。雖然還沒轉過身,小男孩已經感受到身後來者不善,背脊一陣涼意從尾椎一路飆升往頭頂,兩人面色發青的逮到機會就用盡生命拔腿狂奔而去。

  「.........」金泰亨張大了嘴傻楞著,手上提著的塑膠袋「啪擦」落地,裡面剛買回來的食物備品滾了滿地。

 

  他分明看到了,那個青綠色頭髮的男人,是忽然憑空出現的。

  就這樣從不知道哪個空間,用任意門還是次元刀什麼的在空氣中切開一道口這樣出現的。

 

  「你看什麼。」在他傻楞著腦裡千思百轉的時間,對方已經一臉敵意的站在他面前不到一公尺的地方。

  「你是外星人嗎?????」那麼近距離的看著他那張冷傲卻美得不尋常的臉,金泰亨忽然興奮度飆高的抓住男人直問:「是從哪個星球來的?怎麼會說韓文?你剛剛是從哪裡出現的?你有超能力嗎?」

 

  「吵死了。」他冷冷的喝止他。「我知道你是誰。」他繞著金泰亨慢條斯理的兜著圈子,上下端詳他後啟口:「你是最近剛搬來的,整天像瘋子一樣跟那隻狗一直講話,成天吵個不停玩鬧個不停的傢伙。」

 

  「...........」金泰亨又瞠目結舌的呆望著他很久。

  金泰亨跟順心最近剛搬到這個綠意盎然的小村落,都市的壓力和生活品質讓他喘不過氣,而且也沒有空間讓順心恣意的奔跑活絡筋骨,所以他毅然決然辭了工作,帶順心來這個沒什麼人知道的世外桃源暫住了下來。

  他跟順心的小祕密是不會有人知道的,那個家只有他們兩個,所以他常常關起門來就跟順心坐在庭院裡天南地北說個不停,這只有他跟順心知道的事,這男人怎麼會知道?

  「你是偷窺狂嗎?」金泰亨一臉認真的發問。

 

  「白痴嗎?」男人歪了歪嘴無奈的笑,他稍微敞開手,金泰亨和他的週身莫名其妙的刮起一陣風,像有生命般規律的起了幾個螺旋,將地上的花瓣捲起,飛旋了滿天。

  「我比你待在這裡還要更久更長的時間,這裡的一切,我比誰都清楚。」他帶著嘲笑的眼神望向金泰亨,一收手,所有花辦瞬間受到重力拉扯,飄散在他們肩上、身上、和地面上。

  他不想浪費時間跟金泰亨多瞎扯,轉身就要離開。

 

  「我叫金泰亨!」見他要走,金泰亨急了,還沒來得及追上去就沉不住氣的先報了自己的名字。

  不可以讓他這樣走,不想就這樣讓他走,他還有好多話沒問清楚,讓他走了就再也沒答案了。

 

  「干我屁事。」但對方一點都不領情,他嫩葉色澤的綠色髮絲在風中飄逸,腳步一點都沒放慢的繼續前行。忽然間,又像想到什麼似的戛然停下腳步。

  「喔,對了。」他側過臉帶著警告意味的瞥了金泰亨一眼,悠悠啟口:「你的狗,如果再把花草亂咬著玩,我就讓他嘴巴永遠張不開。」一個字一個字,咬得特別仔細的讓金泰亨聽清楚。

 

  在男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後,金泰亨趕投胎似的以光速衝回家摟著順心,又摸又親又抱的,極度憐惜的對牠說:「我們順心啊~是那麼乖那麼可愛的一隻狗,怎麼會有這樣的壞人想要欺負你呢?」他摸摸順心的頭,順心也皺著眉嗚嗚哀鳴的配合他,在他懷裡磨蹭撒嬌打滾。雖然牠不知道為什麼金泰亨那麼反常,但牠知道牠好喜歡他這樣疼牠寵牠。

 

  「順心啊...........」金泰亨幫順心蓋好了被子一起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星光,腦子裡忽然浮現起那個膚色雪白得像白糖,有著一頭讓人印象深刻髮色的男人。

  「我好像遇上鬼了呢?」他想起今天一切的不合理,下了他覺得最合理的結論。

  「但是你說,怎麼有那麼美麗的鬼?」

  「嗷嗚~」順心低低的回應了一句。

  「鬼怎麼會在白天出現呢.........?而且他還知道你呢,順心啊..........」

  順心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他轉頭看向順心,順心卻已經在溫暖的被窩裡迅速的入眠,只留下他一個在漫漫長夜裡,對著一片死寂滿腹疑問,卻成了個死結,找不到線頭無法解開。

 

  他想了一夜,想到了再見到他的方法。

 

  他深吸了一口氣,把手放了上去,剛要掐緊使力,馬上就感到後頸一陣冰涼。

  「說吧,你想要怎樣的死法?」男人冰涼的手指掐在金泰亨的頸子上,指甲些微陷進了肉裡。

  「……」還好他動作立刻停滯了,不然這下子他的人頭鐵定會跟這串枝葉一起被扭落地。

  「你果然是幽靈或外星人!」金泰亨興奮的迅速起身抓著他的衣領抓著他的手,這次,可不能再讓他隨便跑掉了。

 

  男人有點驚訝,一臉落入陷阱的無奈感。

  「第二次見面了,基於禮貌該跟我說你的名字了吧?」金泰亨死死的拉住他,就算對方偏著頭刻意的不想理他,他還是自顧自的發問。

  「……大概叫閔玧其。」感覺就是想趕快結束話題,男人敷衍的回答。

  「名字就名字,哪有什麼大概?」

  「不為什麼,那就叫閔玧其。可以放開我了嗎?」他有些不耐煩的看向金泰亨。這傢伙真的很吵,是近年來他最討厭的那種。

  「我叫金泰亨。」得到了比較肯定的答案,金泰亨開心的放了手又自我介紹一次。

  「我沒有很想知道。」閔玧其嫌惡的拍了拍身上剛剛泰亨抓過的地方。

  「所以你是鬼嗎?」金泰亨又提出了他最想知道答案的疑慮。昨天的憑空出現不提,今天他只是在自家庭院做個小試驗,閔玧其就上鉤了,在大門深鎖的狀況下,在沒有任何替代出口或秘道的狀況下,他無聲無息的在關鍵時刻一瞬間就出現在身後。

  這是不是代表他一直被閔玧其監視著?

  但金泰亨卻沒有害怕的感覺。

 

  「層級沒那麼低。」他看著他的反應覺得好笑,不反駁也不承認的回了一句。

  原來鬼也有分等級啊~

  金泰亨眼裡閃著漫天星星,非常能夠理解似的點頭如搗蒜,抿著嘴看著閔玧其直傻笑。這樣就能理解為什麼他觸碰的到他,能白日現身,還能瞬間移動和無事起風了,因為他就是個高等級的鬼啊!

  「……」感覺到他似乎誤會了什麼,但閔玧其也懶得再跟他多解釋。他現在只知道金泰亨火辣辣的視線讓他腳底發麻,他再繼續看下去或觸碰他,他可能會忍不住掄起拳頭揍他。

 

  「鬼先生鬼先生~這是我的朋友叫順心,真的是一隻很棒很可愛的狗呢~」金泰亨自滿的拉著順心過來閔玧其跟前,又揉又摸的邊介紹給他。「順心~這是高級的鬼先生玧其哥~」

  「嗷嗚~」順心抖擻著一身漂亮的白毛對著閔玧其又叫又跳。金泰亨的朋友就是他的,金泰亨愛的牠也會愛。

  「吵死了。」閔玧其摀著耳朵真的覺得自己要瘋了。

  「鬼先生一起來吃羊肉串吧~」金泰亨進了屋子陽光般燦爛的笑著對閔玧其招招手。

  「嗷嗚~」順心也非常有默契的咬著閔玧其的褲腳試著將他拖進屋內。

  「呀!死狗!你咬誰的褲子呢!信不信我讓你成狗肉串啊!」閔玧其邊咒罵哀嚎著,邊無力的由著順心將自己一股腦的拖進去。

  這天下午金泰亨的家裡非常熱鬧,靜謐的村莊此時透出了同以往完全不一樣的蓬勃朝氣。

 

  自那天開始,金泰亨就會故技重施,只要他想見閔玧其的時候就開始佯裝攀枝折花的,閔玧其就會鬼魅一般的在各種角落忽然出現。

  到最後也不用金泰亨大費周章每天苦思新梗找他了,每到金泰亨睡醒的時間,就會看到個人影,坐在庭院那棵老樹粗大的樹枝上晃盪著腿,斜倚著樹幹一臉慵懶的遠遠望著他。

 

  「……」金泰亨站在樹下默不作聲的仰望著閔玧其,發現今天的閔玧其心不在焉的,雖然如往常一樣坐在樹上,眼神卻總是眺著遠方,臉色看起來有些陰晴不定。但就算如此,閔玧其那總是醉玉頹山的神情,搭配上那頭清雅的薄荷色短髮,還是讓金泰亨迷戀得無法轉睛。

 

  「汪!!!!!」在樹下的順心順著金泰亨的視線發現了閔玧其,看他沒啥反應,馬上用宏亮的叫聲吸引他的注意。閔玧其一個驚嚇身體大顫了一下,重心不穩就倒栽蔥朝樹下跌了下去,落下的畫面像是被風吹落的花瓣般唯美。

 

  「閔玧其!」金泰亨風馳電掣的衝了過去,算得一分不差的讓掉下的閔玧其直落進他懷裡。

 

  在閔玧其完全躺在他臂彎中後,他詫異的睜大了眼跟閔玧其對上視線。

  「!?」這哥好輕?

  明明有一百七十幾的身高,理應有六十幾公斤,但懷裡的這少年估起來只有二十多,像是抱著一團羽毛般的輕盈。

 

  「要抱多久?」閔玧其用那一貫的冷漠口吻,沒有情緒的表情直盯著他。

  「我救了你,好歹也感謝我一下吧。」不過金泰亨轉念想想,這哥是鬼啊!體重那麼輕又有奇異的能力,好像也不用他救。

 

  「……」感覺金泰亨似乎還是沒有放開他的意思,閔玧其無奈的表示:「那就欠你一次吧。」他推開他,自己跳出他懷裡。

 

  閔玧其身上飄散著清爽的青草香混雜著花香,金泰亨嗅著嗅著,近距離看著他俊秀的臉龐,不自覺臉紅了起來,心跳跟呼吸都逐漸變得紊亂。

 

  這是金泰亨這輩子頭一次,對一個人有這種異樣的感覺。

 

  依戀不捨的情緒,每天都期待著見面的情緒。只要閔玧其一消失他就滿腹空虛,殷切期待著下一個天明到來。

 

  「為什麼你每到傍晚就會離開呢?」金泰亨曾經對這點提出疑問。

 

  「夜晚的魑魅魍魎太多了。

  ……你不也是鬼嗎……?金泰亨大翻白眼。

 

  「最近村裡的人類變多了。」閔玧其豎起耳朵細聽著遠方嘈雜的吵鬧聲,面色有些凝重。「車輛也變多了。」

 

  這些金泰亨都有注意到,前不久跟閔玧其和順心外出散步時,就發現了很多原本滿覆著青翠草坪的地面多了很多錯綜交雜的輪胎痕跡,將原本生氣勃勃的野草全都碾壓得出了汁液,悽慘的支離破碎。閔玧其那時半跪著背對金泰亨,抓起那些殘破且混著泥土的青草屍首緊握在手中,默默的落了淚。

 

  「我要離開,去勘查一些事。」陪金泰亨和順心吃過午飯後,閔玧其忽然開口。

  然後,像是從來沒出現在這空間般瞬間消失。

  「呀,這哥怎麼就這樣說走就走的!也可以帶上我們啊!」嘴裡還嚼著剛剛大口咬下的雞腿肉,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的金泰亨不滿的大叫。

 

  接下來幾天閔玧其都沒再出現過,無論金泰亨怎麼對庭園的花花草草出手,無論順心吞掉了幾朵花果腹。

 

  「你說玧其哥是去哪了呢?順心啊~」金泰亨坐在庭院前的長廊,百般無聊的把頭埋進膝蓋間。

  再看不到那個人,他真的要相思病了。

  他做了什麼惹他生氣了嗎?讓他討厭他了嗎?

  怎麼有人就能夠那麼狠心,一聲不響的就不告而別。

  他鼻酸的都要哭出來了,嘟著嘴滿心委屈的直鑽牛角尖。

 

  「汪!」看金泰亨悶悶不樂,順心也擔憂的直在他身邊兜圈圈,不時的汪汪叫著提醒金泰亨「我在你身邊」。

  「對了,還有我們順心在呢……我怎麼可以這樣意志消沉……」金泰亨抬起頭強打起精神摸了摸順心的頭,得到久違關心的順心,歡欣的躺在地上直打滾。「好!今天就帶你出去好好玩玩吧!對不起呢,這幾天冷落你了,我們順心。」

 

  太久沒呼吸到那個家以外的空氣,順心樂不可支的倒拖著金泰亨飛也似的在街上狂奔,發瘋似的用畢生力氣奔馳。金泰亨畢竟是人類,跑得再快也追不上順心那四條有力的腿,他用手抹去遮蔽了視線的汗珠,氣喘吁吁的勉力跟著,一不留神鬆了手上的牽繩,沒了牽制的順心失速的衝上車道,一台巨大的砂石車正對著順心就衝撞上來。

 

  「順心————!」金泰亨的淒厲嘶喊劃破了寂靜。他下意識的直衝過去用身體護住順心,緊閉著眼等待著巨大衝擊的到來,死神的召喚。

 

  「...........」

  「...........」

  「...........?」

  等待了半晌卻沒有預想中那種生不如死的痛感。

  這是已經死掉的感覺嗎?連感受恐懼和痛苦都還來不及的安詳感。

 

  金泰亨緩緩的張開了緊閉的雙眼,他和順心鎮定下來看清了周身的狀況,詫異的大張著嘴出不了聲。

 

  魂牽夢縈的閔玧其站在眼前,一陣清風在他身邊打轉,砂石車疾馳而過,在那關鍵的一秒他們被狂風掃落路邊,全身而退毫髮無傷。

 

  金泰亨一個起身衝過去將閔玧其死死攬在懷裡,埋在他肩窩泣涕如雨。

 

  「我不欠你了。」他沒有推開他,但也沒有任何情感的、機械般的說。

 

  「……玧其哥你到底這些日子去哪了?」金泰亨抽抽噎噎的從喉嚨擠出聲音問,手邊的力氣一絲都不敢鬆懈,深怕一放開他,他又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要……再追著我跑了。」閔玧其低著頭啟口,灰綠的髮絲覆蓋著雙眸,看不見他的表情。

 

  等等。

  金泰亨抬起頭迅速的扳著他瘦弱的肩膀將他拉離自己30公分遠,這才驚叫出聲。閔玧其那頭原本蒼翠欲滴的綠髮,早已退成了一頭枯槁的灰湖綠。

 

  「你的頭髮怎麼了?」他震驚的搖著他的肩膀問。

  「不要再關注我了。」他依然垂著眼簾不肯正眼看金泰亨。「慢慢遺忘的話之後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在說什麼呢你!」他撼動著閔玧其的身子,任憑金泰亨怎樣都聽不明白他話裡的意義,只能夠一廂情願的將自己這陣子思念到快瘋掉的心情全部傾倒給閔玧其。「為什麼不能夠追著你跑呢?為什麼不能關注你呢?看著喜歡的人到底哪裡不對了!!!!」

 

  閔玧其此刻才緩緩抬起了頭,難以置信的張大眼望向金泰亨。

  

  喜歡的人……嗎?

 

  「你不在的日子心都要碎了...........」金泰亨的淚像閃耀的水晶般一顆顆滾落,刺痛了閔玧其的雙眼。「每天數著見不到你到底幾天了,每天利用僅剩的回憶回想著你的聲音你的臉龐,日子像地獄一樣的難受。」「喜歡上你是我的錯嗎……?你就那麼忍心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閔玧其紅了眼眶,卻什麼都不敢回應。心臟揪緊的像要被撕裂了。

 

  在這裡經過了幾百萬個寒暑,閔玧其頭一次的、頭一次的對人類產生了好感。

  金泰亨的天真爛漫讓他傾倒了。

  其實他看過好多好多次,金泰亨幫花花草草澆水施肥,對著花花草草說甜言蜜語的蠢樣。

  他看過金泰亨拿了一把小傘幫路邊搖搖欲墜的小花遮風避雨,幫它打氣要它好好長大。

  他嫌他吵,他對他冷漠,但金泰亨永遠像個暖陽般,溫柔熱烈的照耀關心他身邊一切事物。

 

  其實他的心早就變質了。

  早就沒辦法像看待凡人那樣看著金泰亨了。

  但是他能做到什麼呢?金泰亨會跟其他人一樣,在幾十年後容貌枯槁,韶華不再,然後與他永生永世的訣別。

  只是他做夢也沒想到,這次他似乎要先行一步了。

 

  「這個村莊被列入都市發展計畫中…………」閔玧其哽咽的用他像醉酒般的好聽嗓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最近森林、植物被大肆的破壞……我的力量一直在削弱……」他的淚落下,無奈而幽怨的望著金泰亨。「我已經保護不了這裡了……等到本體被破壞……就不可能再以這個模樣相見了。」

 

  一下子接收了太多資訊,金泰亨的腦子像被炸過一般轟轟作響。他理不出頭緒的只能呆望著眼前也哭成淚人兒的閔玧其,開始一片一片的在腦中把這些零碎的拼圖線索拼得完整。

  「所以......本體在哪裡?」雖然還不是全盤理解,但金泰亨好像找到了關鍵點。

  「村中心那棵千年老樹……」

 

  那棵被村民供養著膜拜著,被視為守護物,經過了幾千年卻依然碧綠如昔,高聳入天傲然而立的千年老樹!

  在這個已經沒有人相信神話的年代,唯有這裡盛傳著這棵樹的各種傳說。自從來到這個村子後,金泰亨也因為這些傳說,入境隨俗經常虔誠的去樹前做膜拜。

  閔玧其是那棵修煉了幾千年古樹的化身……?

  「我會保護你的。」雖然具體不是很知道怎麼做,但金泰亨將閔玧其牢牢嵌入懷中,嘴裡不斷堅毅的允諾著。「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我會想盡辦法守住你。」

  閔玧其埋在他的肩窩感受著他的體溫,眼淚無法控制的不斷落下。

 

  自那天起,金泰亨積極的打聽關於這個村子納入都市計畫的細節,原來是原地主將土地賣給了政府供開發,所以最近村子裡才忽然湧入那麼多的人流量,還有建商和工人在進出。

  於是他聯合村裡的人發動了抗爭,拒絕政府將這個未經開發的樸實小村落、這片茂密的森林夷為平地,蓋上高樓大廈、購物商場和公路。

 

  但在村裡的蒼翠一絲一毫的被破壞殆盡時,閔玧其也一天比一天的沒了血色。

  金泰亨心焦如焚,卻依舊什麼都無法改變,最終還是迎來了那一天。

  large (4).jpg

  閔玧其冷眼看著大量的人潮接近村中心那棵樹,開著幾台怪異的機器,一點一滴的開始破壞那棵歷史悠久的古樹。每一次的重擊,每一次週遭枝葉的鋸除,都讓閔玧其的生命力一點一滴的流失,他的髮色迅速的蒼白,原本豐潤的唇也開始乾燥出紋。最後一陣暈眩,軟了身子被金泰亨攔腰一把撈進懷裡。

 

  「閔玧其......閔玧其你撐著,我去叫他們停手,你撐著。」金泰亨泣不成聲的搖著他的手,心如刀割的緊擁著他纖弱沒有重量的身體。

  「...........不用了......你盡力了......」閔玧其吃力的笑了笑,讓整個人靠在金泰亨懷裡。「做得很好了......我們泰亨。」這是他頭一次喚了他的名。

 

  然後在巨樹倒塌前,閔玧其開始大量咳血。

  「閔玧其......閔玧其.........閔玧其.........不要.........」金泰亨被氤氳模糊了視線,他慌亂的不斷用手抹去他嘴邊的血,不斷的不斷的反覆喚著他的名,他號哭起來,沒有任何對策的任閔玧其在他懷裡越來越虛弱,如果可以他真的願意代替他死,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他能夠代替他承受這些痛苦,但是無能如他,什麼都做不了。

 

  「金泰亨......」閔玧其深深閉上眼,唇齒間牽著血絲,用了最後一分力氣,用了最溫柔的語調在他耳邊說:「我……喜歡你,很多次,都好想好想抱你……」他被血嗆得中斷了話語,又咳出好幾口的繼續啟口:「如果下輩子再相遇,我不會再對你那麼冷漠了.........會很珍惜、很珍惜你…………。」話音剛落,閔玧其的手隨著大樹倒塌發出驚人聲勢的剎那無力的垂下,再沒有了一絲氣息。

 

  「閔玧其————!」金泰亨張大了嘴號哭著嘶喊著,緊擁著他形體嫋娜,像似會隨風飄散而去的身軀,從已經瘖啞的喉頭出不了任何一絲聲音,最後他感覺到懷裡的人兒越來越沒有實感,形體漸漸變得模糊透明,週身飛散出光點往空中聚集而去。

  金泰亨緊抱著自己,閔玧其消失殆盡,沒有留下任何一點痕跡。

  除了金泰亨滿身的血跡證明他存在過,他就像氤氳般什麼都沒有殘存。

 

 

  「順心啊,你自由了,從今天開始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他解開項圈,不捨的摸了摸順心的頭。「對不起……原諒我。」

  順心坐在原地發出悽慘的哀鳴,看著金泰亨漸行漸遠的背影,直到最後一刻都不敢違背金泰亨的命令追上去。

  金泰亨是他最愛的主人,但此刻他要去尋找他此生此世最珍愛的人。

 

  狂風大作的這天,金泰亨踩上了懸崖邊,雙手合十對著湛藍無垠的海洋誠心的許願。

 

  "我願幻化成蝶,朝裡飛、夜裡寐,輪迴生生世世,直到……與你再次相遇。"

 

  他敞開手縱身向下跳,像隻蝶般翩翩落下,身影迅速的消失在洶湧的海浪裡。

  牠飛舞了幾轉輪迴,飛越了千巖萬壑,飛過了萬水千山,只為一個渺茫的可能,只為那癡纏生世的苦戀。

  

 

  迎來萬紫千紅、百花競艷的春季時,一棟簡潔俐落的白色小別墅窗邊出現了一隻翩翩飛舞的蝶,牠被奇異的香氣吸引而來,在倚著窗邊打盹的少年額前留戀的佇足。

  少年悠悠睜開了雙眼,慵懶的用手指輕點它斑斕的翅,蝴蝶受到驚嚇將雙翅大綻開來急飛而去,少年為那寶石碎片拼貼般的瑰麗色澤感到驚艷不已,對著身後驚呼:「金南俊你快看!這隻蝴蝶好特別!」

  金髮男人抓了件大外套當著少年的頭直接就蓋了下去。

  「窗邊很冷,你的身子弱,不準再睡在這裡了。

 

 

   閔、玧、其。」

  少年從外套裡鑽出頭,笑得雙眼瞇成了一條線,耍賴的臥在窗前斜睨著他,男人在他身畔坐了下來,寵溺的用他有著修長指節的大手撫著他柔細如緞的髮。

  方才的蝶像似有什麼心願未完成般,在窗外久久盤旋不去。

  

  命運的齒輪從這刻開始,又再度緩緩轉動。

  十數載,三千年,但願相別不相忘。*1

 

  閔玧其……

  你會記得你對我的承諾嗎?

 

 

---化蝶---完

 

  *1 本句短詩出自誅仙小說。

 

  安妞~我是光熙~~

  阿米們情人節快樂~~~~~(就說了不要在情人節發虐文啊囧)

  這篇是跟狂蝶互相呼應的文。

  結果到頭來,我真的虐得很徹底QQ還是沒讓他們在一起啊...........

  自己在寫這篇的時候好幾個片段都邊寫邊哭,還沒虐到別人倒先虐死自己了Orz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呢?最近發現部落格每篇文章的閱讀數忽然大暴增,大家都是從哪來的呢?

  請跟我交流或留下線索讓我也去拜訪你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我是94line
  • 你可惡你可惡你可惡
    你讓我傷心了嗚嗚嗚嗚
    我好喜歡你寫的文哦><
    一直潛水在看著
    LET ME KNOW也好好看
    我最喜歡南俊兒跟玧其歐巴
    你呢你呢?
    很高興認識你哦!!!!
    希望你多多發文ㄚㄚㄚ~~~(抱頭崩潰
    好啦你不要理我XD
    寫文章需要靈感的!!!你慢慢來!!
  • 我好喜歡寫虐文喔哈哈哈哈哈XDDD把自己沉浸在那個情緒裡,把別人虐哭真的很有趣。
    我防彈本命是泰亨喔,但越了解越被閔玧其的個性電得七葷八素哈哈,小說裡會常出現南俊,因為他那個聰明的頭腦和性感邪氣的模樣很值得大肆推廣( ̄▽ ̄)ノ
    這位親辜怎麼稱呼妳啊www難得看到人浮出來鼓勵我好開心喔~多多出現吧( ̄∇ ̄)我有開個粉絲團跟這部落格名字一樣喔~可以去找我玩,有文章更新也會馬上發布在那。

    權光熙 於 2016/02/16 09:34 回覆

  • 因為我是HR
  • 哈哈哈性感邪氣XD為什麼我看到的南俊只有憨跟呆拉XD
    叫我HR好了!!
    我最近剛申請痞克幫帳號 (也不是最近 就昨天XD
    其實我本來本命也是金泰亨阿哈哈
    可是太多其他誘惑因素讓我翻牆了><
  • 每個人看到的魅力點果然都不同XDDDD
    哈囉HR~很高興認識妳啊wwwww
    我覺得防彈七隻真的都會越看越愛到處亂變心XDDDD

    權光熙 於 2016/02/16 20:36 回覆

  • Smile糖糖
  • 嗚~嗚~好難過(;д;)
    第一次點進來就看到虐文~哭
    好喜歡阿~久久被虐一次好像不錯~
    以後會繼續看你的文的~((拋愛心~
    我是糖糖喔~
  • 哈哈這篇算是目前所有文章裡最虐的一篇吧XDDDDDDD
    大家大概都不喜歡悲劇結局所以這篇人氣比較沒那麼高~
    但是我其實很喜歡那種邊寫邊哭的感覺XD
    謝謝糖糖喜歡我的文wwwww看到有人鼓勵我其實好開心喔XD

    權光熙 於 2016/03/08 00:38 回覆

  • 悄悄話
  • shufang0326
  • 我好想勾搭你 可以加FB嗎XD
    我沒有痞客邦XD
  • 哈,可以啊,我有po粉絲團網址,私訊我也都會回的

    權光熙 於 2016/04/16 22:59 回覆

  • Lindy
  • 其實我之前就一直有關注妳了
    可以勾搭妳加妳FB嗎?
    妳寫真的好好看啊
  • 可以勾搭啊XD但是我FB真的廢文很多~所以我們可以先從粉絲團私聊開始

    權光熙 於 2016/06/17 01:36 回覆

  • 박민민
  • 虐死了..........😭😭😭😭😭😭
  • 我就愛虐人XD

    權光熙 於 2016/06/24 00:07 回覆

  • 白靈
  • 真的超愛這篇的啦(๑و•̀ω•́)و
    重看快至少十次了(你這變態Σ (゚Д゚;)
    你的文真的很好看 加油(σ≧▽≦)σ
    最近自己也有在寫文但都寫的很渣( TДT)
    很期待橫刀奪愛第三集哦~\(≧▽≦)/~
  • 重看十次還滿猛的XD
    謝謝啊~~文章都是越寫越上手的~主要是多看些文學作品多看修辭~
    我會快更的

    權光熙 於 2016/06/23 22:54 回覆

  • Kumi
  • 這位大大您太神啦♡
    看哭了QQQQQ
    怎麼可以虐成這樣啊Q
    雖然我自己寫的也看哭一堆人我好像沒資格說你啊
    太壞了啦小心泰亨來找你報仇((誤
    超喜歡你的文♡
    不過我這個人懶癌末期沒申請帳號就是了wwww
    期待更文喔♡♡


  • 黃欣慈
  • 這篇好虐好虐
    真的好喜歡你的文章喔!
    要加油喔,會繼續支持你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