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mosrx3nd981s6lsmpo1_500-1.png-746419922

 

  花艷,蝶狂。

  你的美麗帶著劇毒,讓我迷亂得成了撲火的蛾,直至化為灰燼,還是無法自己的追尋你的幻影在火焰中狂舞。

  ……

  「喂,他好像醒了。」

  一片黑暗中,那是他第一次聽到的聲音,聲調輕細悅耳,沒什麼情感。

  「真的耶,呀你,知道這是幾嗎?從哪來的?叫什麼名字?」眼前一頭羽毛金髮黝黑皮膚的男人,用手指比出V字,連珠炮般對才剛甦醒的他瘋狂轟炸,問題連發。

  但隨即他們就發現,眼前這個雕像般的漂亮少年,雖然睜著雙眼,卻像是死屍般對外界一點反應都沒有。

  「該不會是偶像劇裡常看到的那種吧,失憶少年,wow,真酷。」這個眼梢细長的金髮男人含著棒棒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研究著少年。

  「癡呆少年吧。」閔玧其隨興的用食指抬起了少年的下巴,沒好氣的對金南俊發難:「早叫你不要亂撿東西回來,這次居然連人都撿回來,這下該怎麼辦?」

  就在那瞬間,在閔玧其跟他視線對上的瞬間,他感受到他像是活過來般,眼神馬上有了生氣,猛烈熾熱的視線,像是極高溫的藍色火焰般,將閔玧其灼燒得鬆開了手。

  他的視線讓他好不自在。

  閔玧其雙手環抱著自己,嚥了口唾液,別開視線。

  「你幹嘛?」看到閔玧其反常的反應,金南俊過去將他扳過了身,摸了摸他的額頭、他的臉,確認他沒有不適或異常才放下心。

  「……沒什麼。」他深深吐了口氣,不敢再將視線回到那個少年身上。「真的要把他留下嗎?」

  「先留個幾天觀察看看吧,說不定幾天之後他就會恢復正常,嚷嚷著要回自己該去的地方了。」金南俊像對待小動物一般,幫依舊恍神的少年將衣服穿好,順手也整理了他凌亂的墨色髮絲,髮絲下覆蓋著一雙空洞卻深邃漂亮的雙眸,纖長的睫毛顫動如蝶翼輕分,金南俊看著他的臉,一時竟看得出了神。

  「嗯咳。」直到閔玧其交叉雙臂靠在門板上不悅的發出聲音,金南俊才故作沒事的撇下少年跟閔玧其出了房間。

  「這樣沒關係嗎?」

  「看起來不像什麼會殺人放火的傢伙,沒事的,放輕鬆。OK?」金南俊將棒棒糖又塞進嘴裡,對閔玧其眨眨眼。

  「我不是指那個……」閔玧其嘆了口氣。

  少年躺在床上,隔著牆聆聽著他們音量低細的對話,似懂非懂的偏了偏頭。

  金南俊幫少年取了個名字叫金泰亨,因為少年總是讓他想起故鄉某個總是黏著他的小男孩,於是就借用了他的名字。

  相處了幾天之後,金泰亨漸漸不像一開始那樣,像個沒生氣的玩偶,讓金南俊和閔玧其意外的是,他的個性其實非常活潑,像隻剛出生精力旺盛到無處發洩的米格魯幼犬。

  閔玧其一直以為他是啞巴,但後來發現根本不是。

  他會笑會叫,但依舊沒有說過一句話,行為模式很像心智未成熟的幼兒。

  每次金南俊回家,他總是會蹦蹦跳跳開心的撲進他懷裡,然後南俊會撫亂他的一頭蓬鬆柔髮,把他逗得咯咯笑,他的笑聲低沉而憨厚,總是笑得像個沒有防備心的孩子般天真爛漫。

  但面對閔玧其,他望著他的眼神總是莫名隱含著一股憂鬱,他會刻意迴避閔玧其冷漠的目光,閔玧其也會刻意無視他。

  「……」每次看金南俊跟泰亨成天膩在一起,玩得樂不思蜀,幾乎視他為無物,他就吃味的一點都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他窩回自己房間繼續未完成的創作,唯有創作,才能讓他浮躁的心定下來。

  「我們suga在生氣嗎?」金南俊不知道何時跟進了房間,從背後不安份的將手伸進了閔玧其的衣服內遊走,右手稍稍用力的抬起他的下顎。

  「……去跟你的狗玩。」閔玧其被迫仰高了頭看著影像倒過來的金南俊,卻仍然傲氣而簡短的用言語嘲弄他。

  「我就知道,又在吃他的醋。」金南俊一口吻了上去,堵住閔玧其那張生氣起來不饒人的嘴,然後手也沒閒著的解開他褲子的拉鍊,朝他的敏感部位探去。

  「啊……」閔玧其不由自主的呻吟出來,緊閉上眼感受著金南俊的觸碰,下身的快感不斷往上襲來,他嘴上呢喃著:「不要在這裡……」

  但金南俊從來沒把他的意見當意見,他早就被慾望的洪流淹沒,直接將桌上未完成的樂譜全數掃開,在漫天飛舞的紙張下將閔玧其扒光後直接壓制在桌上,毫不留情的從後面進入他。

  「啊——!」撕裂感和快感同時襲來,閔玧其幾乎要失去意識的叫了出來,蒼白的身體在金南俊狂亂的侵襲下變得潮紅,像落在雪裡的花瓣般美得妖豔懾人,讓南俊心疼卻又更加深了想對他施暴的慾望。

  「金……南俊……」已經沒有辦法隱忍了,閔玧其含著淚喊出他的名字,身體不斷顫抖著,先一步將所有白濁洩了出來,然後軟在南俊懷裡,隨即金南俊也直搗入最深處,將所有的慾望傾瀉在他美麗的身體裡。

  「還生氣嗎?」他虛脫無力的掛在他肩上,用手指玩弄他的髮絲。

  「王八蛋。」極端的快感過後閔玧其回復了理智,看見滿地的樂譜一來氣就狠狠朝金南俊的臉灌了紮實的一拳。「就說了不要在這裡,會弄髒我的作品。」

  「啊係!你這傢伙……」金南俊撫著臉大叫,臉上火辣辣的痛感讓他不斷咂嘴。「跟個弟弟到底有什麼好吃醋的。」

  「就討厭他那張臉。」他邊清理身上的淫穢物邊說。

  具體來說,他討厭的其實是金南俊看著金泰亨那張臉的眼神。

  金泰亨的確長得很好,文藝復興雕像般深鑿的眉宇,完全符合Eline的完美側臉,豐潤而線條分明的嘴唇好像總是有話想說,但又神秘的不吐露任何一點訊息。

  閔玧其光看到一次就受不了。他發現偶爾金南俊看著金泰亨時,眼裡流露著滿溢的慾望。

  「他只是弟弟,你看他那個不經人事,像個小孩子的樣子。」他過去抱住閔玧其。「不要因為他吃醋。」

  因為貼得那麼近,閔玧其感受到眼前這隻猛獸身下又有了反應,他深深嘆了口氣。

  要說交往那麼多年他最受不了金南俊什麼,那一定就是他那個跟野獸一樣,無窮無盡的戰鬥力了。閔玧其常常被他操得體力不支,隔天無法正常工作,卻又拿他無可奈何。

  那個晚上,金泰亨整整一晚都聽著閔玧其的呻吟聲,和金南俊粗重的喘息聲,無法入眠。

  隔天金南俊去工作後,閔玧其吃力的拖著像是要碎裂掉的身子起床去打理家務,因為金南俊有特別交待他別像平時睡得那麼晚。「要照顧那條狗,我知道。」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準備好早餐,轉身要去叫醒金泰亨,卻發現他早就像幽魂一樣遠遠站著,不動聲色的望著他。

  「你的臉怎麼了!」發現他右頰斜長的一條血痕,閔玧其難得驚慌的衝過去抬起他的臉檢視傷口。

  金泰亨似乎沒有痛覺,歪著頭觀察閔玧其的反應,眼裡帶著期待的望著他,輕輕的衝著他笑了起來。

  「你這孩子有毛病嗎?傷成這樣是有趣的事嗎。」閔玧其眉頭深鎖,拿了醫藥箱就開始幫泰亨消毒上藥,原本就蒼白的膚色似乎因為內心焦灼更顯得微微發青,金泰亨似乎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情緒變化,表情從殷殷期盼漸漸轉成了委屈不安。

  「痛嗎?」看他開始癟嘴,眼神游移,上藥時也開始有躲閃的動作,閔玧其放慢了手邊的動作輕聲問。這是他第一次,對他那麼溫柔。

  金泰亨看著他,堅毅的搖了搖頭。閔玧其忽然有點尷尬,原來他聽得懂他說話嗎?

  頰邊的血液和碘酒、組織液混雜著,順著金泰亨漂亮的臉往下淌,閔玧其的心那瞬間忽地被糾緊了,他伸出手用紙巾拭去他頸邊和頰上的血。

  「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讓那麼漂亮的臉傷成這樣?」他不知道他聽不聽得懂,但他自言自語的成分比較多。

  下午,閔玧其在灑落的陽光下創作時,金泰亨也跟著靜靜坐在窗邊。閔玧其哼著Butterfly的旋律時,他像是有共鳴般,也跟著輕輕的哼了出聲。

  「喜歡這首歌嗎?」金泰亨的反應讓他覺得有點可愛,閔玧其對他的防備心似乎降了一分,只要牽扯到音樂,閔玧其就會變得比較好親近。

  他代入歌詞,唱給金泰亨聽。

 

 「什麼都不要思考,什麼都別說。

  我仍然無法相信,全都像夢境一般。

   Is it ture?
     Is it ture?
    You,you,你太過美麗而令人害怕。

  停留在身邊,跟我約定吧。

    觸碰的話,怕你就這樣飛走,怕支離破碎。

      害怕一切都不曾存在,就這樣遺忘你。」

 

  閔玧其嘴裡流洩出的音韻,那麼溫暖,那麼完美,對比著窗外蒼涼的雪景,金泰亨不明究理的哭了起來,眉眼皺成一團,眼淚從眼眶裡無法抑止的滾落。

  閔玧其身上Blackberry & Bay的味道把金泰亨溫柔的包覆住,今天的閔玧其就是拿金泰亨沒辦法,他反常的讓他好不安,好像一觸碰就會消失一般,脆弱的讓他好心疼。

 

  那個讓他發狂著迷的味道啊……

 

  金泰亨讓自己埋在他懷裡,細小的味道分子深深湧入鼻腔,喚醒了所有的記憶。

  這個像花一般嬌弱的少年,色白如雪,身上有著令人神往的香氣,金泰亨早就在這個窗邊聽過他的聲音無數次,可是那時的他,分不出那是怎樣的聲音,只感受得到音波的振動。

 

  原來那麼溫柔嗎……

  原來那麼引人墮落嗎……

  所以我才甘願落在這個甘甜卻要命的陷阱裡。

 

  金泰亨幽怨的抬起頭來望著他,不是錯覺,閔玧其又再次看到了他眼裡對他的熾烈情感,但是為什麼?他們明明素不相識。

  金泰亨抓住了閔玧其的衣領,顫抖著將唇貼近了他的唇瓣,不知道為什麼,閔玧其沒有反抗,帶著對金南俊的罪惡感,他接受了金泰亨的吻。

 

  從那天之後,金泰亨像是進化了一般,正確來說他的時間像是被多倍濃縮了一樣,忽然從幼兒期快速成長到了少年期。

  閔玧其開始對他產生了興趣,每一天都在默默的觀察他,他發現他不是一開始那隻毫不受控的米格魯了,金泰亨開始變得比較安靜沉穩,他對閔玧其的一切似乎都抱持著濃厚好奇心,他會自己拿起閔玧其的樂譜端詳,帶著淺笑輕輕的哼唱他的心血結晶,他會靜靜坐在窗邊陪他渡過煩躁無力的創作時間。

  還有,他開口說話了。雖然只是精簡扼要的幾個字,但對金南俊和閔玧其的提問,他會回應了。

 

  有一天的午後,氣溫稍稍回暖,閔玧其發現房間滿是霧氣的窗戶上有被人用手指塗畫過的痕跡。

  「金南俊。」晚上吃飯時,閔玧其用鄙視的臉看著他。

  「幹嘛?」金南俊邊叼著肉邊含糊不清的問。

  「你什麼時候會做那麼噁心的事了。」

  「什麼?」辛苦了一天在外面奔波,回來又莫名其妙被閔玧其罵噁心,他差點被噎死,硬是把肉吞下喉嚨,金南俊不解的睜大那雙真的不太大的雙眼問。

  「你在窗戶上寫我名字幹嘛。」

  「我在窗戶上寫你名字幹嘛?」這男人莫名其妙,沒頭沒尾的問這什麼怪問題。金南俊翻了翻白眼。

  「房間窗戶上有人寫了我的名字。」

  「不是我。」

  這間屋裡只有三個人,不是金南俊當然也不會是他自己,那麼就是……

 

  回到房裡他仔細的端詳了字跡,的確,金南俊的字跡很成熟,這個字跡很像剛學會寫字的孩子寫的,有點幼稚,歪七扭八的有點有趣。

  閔玧其將手覆了上去,照著那個透明的軌跡畫圈圈。

 

  ……這是他用他那修長的手指寫下的嗎?為什麼是我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從那天之後他越來越在意金泰亨,每次腦子裡浮現起他的臉,閔玧其的心跳就會像喝醉酒開快車一般開始失速。

  「完蛋了。」他無力的趴在窗上脫口而出。他想起那個下午帶著香氣的吻,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金泰亨身上散發著費洛蒙的味道,引誘著他威逼著他記住他的一切。

 

  這是精神出軌嗎?他苦笑。

 

  就在這種擺盪不定的躁動心情下,某一天因為工作上的事閔玧其和金南俊當著金泰亨的面大吵了起來。

  「就說了我不寫這種商業化的東西!」閔玧其砸了眼前的公文夾,他對金南俊咆哮:「滾出去!如果你要接這種沒有自我、沒有靈魂的案子的話。」

  平時兩人就算吵架,通常不用一天就會言歸於好,金南俊會自己涎皮賴臉的來糾纏他,但這次狀況似乎有些不同,隔天就要飛往國外演出的金南俊,卻一點示弱的意思都沒有,一大早就自己默不作聲的離開首爾,留下滿室降到冰點的空寂氣氛。

  那麼多年了,閔玧其沒有想過他們會分開。但這次他似乎有點動搖,他覺得自己和金南俊似乎也不是完全那麼契合,個性上、或處事作風上都是,還有金南俊那個永遠消耗不盡的體力……。

  但每當在內心演練起分手的場景,閔玧其又痛苦到胸口像是被千刀萬剮一般劇痛,疼痛到他無法下嚥,無法思考任何事物,眼淚無法抑止的潰堤。

  他不知道那是習慣還是愛。

  聽見他微弱的哭聲,金泰亨在半夜悄悄的摸上了閔玧其的床,凝視著他不安穩入睡的梨花淚顏,金泰亨極度的不捨。

  「……忘了我嗎?」他修長骨感的手指掠過閔玧其白玉般的肌膚,輕緩的吻去他的淚痕,即使動作再輕柔,閔玧其依然悠悠轉醒了,但他沒有制止他的意思,甚至,有點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金泰亨不像金南俊那麼粗暴,他的吻甜膩而溫柔,在進入時也是,像是對待貴重的寶物一般,慎重而小心翼翼,深怕一不留神,就讓眼前珍愛的花朵凋落了。

  閔玧其是那麼讓他憐愛,早在見到他的第一眼,他就愛上他了,他瑰麗奪目的色彩強勢的擄獲他,他愛上他身上不流於平凡的多變香氣,從霸道而極有存在感的酸甜黑莓香,又忽而轉換成沉穩內斂的木質味,他的一切都讓金泰亨瘋狂迷戀難捨。

  「……你是我最初,也是最後的願望。」

  他喘息著對身下的他細聲呢喃,然後用盡最後一分力氣,在閔玧其體內釋放出鎖有。

  「把南俊哥找回來吧……」即使他不甘願,還是到了要離別的時刻,他放不下眼前的人,但卻明白只有金南俊才能夠供給這朵花生存下來所需要的養分,他的鱗粉用盡,失去了對外界傷害的抵抗能力,所以他到了盡頭。

  其實如果不去觸碰閔玧其,他可以繼續以這個模樣存在的,但他辦不到,他無法克制自己對他的衝動,所以他破壞了制約,越界了。

  金南俊回到首爾,兩個人又恢復了吵吵鬧鬧的生活,閔玧其依舊個性火爆的時不時對他動粗,但金南俊卻樂在其中,因為他愛他,所以他寵溺他所有的任性。

  似乎有什麼從時光中被刻意消抹掉了,閔玧其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想不起來。

  迎接百花盛開的春季時,窗邊來了一隻色彩斑斕的蝶,牠停在閔玧其的瀏海前,鱗粉輕盈的灑落在他頰上,常人幾乎無法察覺的香氣湧入鼻腔,閔玧其站在窗前不由自主的不斷落淚,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將衣襟打得全數濕透。

 

  他想起來了……他知道的……

  讓他入骨相思到發狂的這抹味道。

  那個深不見底的溫柔。

  那張美得不像存在世間之物的臉孔。

 

  「金泰亨……」他張著嘴啞了聲,想念得輕喚出聲,但卻再也無法與其相見。

 

 

  從那個香味開始,他無可救藥的愛上閔玧其,也用他獨特的香氣,在閔玧其心上鑄下了難以抹滅的記憶。

  他要他這輩子再也忘不掉他。

  即使燃燒他短暫的生命,他也想轟轟烈烈的愛戀過這朵——帶著醉人劇毒的花。

 

---狂蝶---完

 

  安妞~我是權光熙,飯上防彈其實沒有很長的時間,但卻情感熱烈的連我自己都很吃驚。

  防彈的歌曲常常讓我觸發很多想法,在花樣2中最能觸發靈感的就是Butterfly了,常常邊工作邊不自覺的哼起那個動人心弦的旋律,於是這篇文就在瘋狂RE了音源上百次後誕生了。

  知道閔玧其會用Jo Malone的香水之後其實讓我非常訝異,那個英式優雅的氛圍讓我跟霸氣的閔爺無法做聯想XDDD於是就一直很想以此為主題,全篇其實是以「普魯斯特效應」做連結,去串連兩人相識的過程,一直到最後誘發的熾烈情感。看著金泰亨的臉就讓我莫名的想虐他,於是私下產出的幾篇文全是虐文跟肉文...........Orz(泰亨我是愛你的啊,因為愛你才虐你QQ)

  希望看到這裡的阿米會喜歡這篇創作,歡迎留言告訴我心得或點文,下次見囉。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BTS防彈!泰妃糖製作室

權光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柚木
  • 勞煩妳再多寫幾篇文吧
    我也很喜歡泰亨
  • 哇!忽然有人留言嚇到我了~XD
    謝謝妳的留言喔~之後陸陸續續會放上ㄧ些私心創作的~

    泰亨真的是個很有魅力的孩子^^~

    權光熙 於 2016/01/06 00:59 回覆

  • 柚木
  • 嗯嗯,會等待的
    看到泰泰聽到糖糖說不喜歡自己的臉而自殘的部分
    真的好難過哦,真的很像泰泰會做的事😭
  • 我覺得泰亨就是那種心思細膩,強裝著笑容,但有時會想很多的個性~
    對不起啊我很愛虐我喜歡的成員XD

    權光熙 於 2016/01/11 02:00 回覆

  • 竟然有人
  • 這篇好難過,是有延續神木那篇嗎?
    好虐啊 ><
  • 兩篇互相呼應喔XD神木那篇是上,這篇是下

    權光熙 於 2016/06/17 01:42 回覆

  • 噗噗
  • 很棒喔 請再多更一些cp文吧 加油親xd
  • 好的~最近另一篇cp忙完就會開更www謝謝支持www

    權光熙 於 2016/06/19 23:16 回覆

  • 悄悄話
  • 黃欣慈
  • 這篇好虐啊
  • 對我是故意虐的XD

    權光熙 於 2016/08/06 11:36 回覆

  • 訪客
  • 大大……神木是指哪篇 為毛我找不到T_T 超喜歡你的風格啊😍